削立法會權的下半場

        分享
author: 
郭榮鏗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專業議政

雖然已經竭盡全力,但立法會《議事規則》還是於聖誕前修改了;可是爭議未能偃旗息鼓,修改《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下稱《會議程序》)於新年後隨即開始。

《基本法》賦予立法會最重要的兩項權力,包括第73(1)條的「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以及第73(2)條的「根據政府的提案,審核、通過財政預算」。

之所以說這兩項權力非常重要,是因為這兩項權力最能突顯行政與立法兩權分立和互相制衡的關係。蓋根據《基本法》第50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如拒絕簽署立法會再次通過的法案或立法會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經協商仍不能取得一致意見,行政長官可解散立法會。」

如果重選後的立法會仍然通過行政長官拒絕簽署的法案,或拒絕通過《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按《基本法》第52(2)及(3)條,行政長官必須辭職。

功能與建制派議員無異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是審議政府《財政預算案》和其他撥款申請的地方。如果比較兩者,《財政預算案》雖然是每個立法年度的最重要法案,撥款數目也最大,爭議性有時卻不及其他撥款申請;故財委會是立法會會議外,第二個經常發生激辯(包括拉布)的地方。

回顧往績,能夠在財委會成功阻止問題撥款的先例不多,例如高鐵、港珠澳大橋、迪士尼擴建、西九文化區、港鐵沙中線等等金額龐大、影響深遠而嚴重超支的工程,即使民主派議員據理力爭,仍然通過,造成花錢愈「豪爽」,問題也愈大和愈多。

更甚者是,明知超支出現,惟在建制派護短之下,財委會也不會深入了解和追查。不然,民主派議員又何須在《議事規則》修改前,趕及運用20位議員站立的呈請書形式,另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港珠澳大橋的超支事宜?

難以阻止撥款通過,當然與《會議程序》較為寬鬆有關。舉例說,要通過一項撥款,只需在席議員過半數贊成就可以;而財委會的法定人數,則只需9人(連同主席)。也就是說,平日在立法會大會經常出現的「點人數」和「流會」,在財委會幾乎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不能否認的是,既然成功阻止問題撥款的機會率不高,而且拉布勢必連累其他沒有爭議的撥款申請,對市民來說也不見得有益,那麼修改《會議程序》,削弱民主派議員為難政府的權力,是否顯得較合理?

或許應該換位思考,如果《會議程序》修改了,民主派議員的權力便只剩下問兩三條幾分鐘的問題,然後就是投票,功能與建制派議員無異,這樣是否在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給民主派議員的大部分選民的期望?社會又是否希望見到立法會變成一個對政府的提案只能快速通過、不許半點留難的憲制角色?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