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係)23條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在上星期四的《基本法》研討會上,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說,香港回歸二十年來,仍未依照《基本法》第23條訂立法律,維護國家安全制止分裂國家行為,其「不良影響有目共睹」云云。李主任如此發言,不禁令人猜測是否為23條立法鳴鑼開路。不過,香港人是自小被嚇大的,大可一笑置之。

話雖如此,有關23條,北京方面隨時變幻的風向真的十分有趣。梁振英任內隻字未提23條,那時候卻未見京官來港大放闕詞。梁振英卸任後,也未有因其沒有立23條而問責,反而讓他高升政協副主席,真不曉得是甚麼邏輯。是否不推23條,仕途就能平步青雲?

再說,不知道李主任是否覺得自政府換屆起,風雲變色山雨欲來,香港的情況一落千丈,以至於要盡早推23條。也許我生活在平行時空,看不到香港社會有危及國家安全的危機,偏偏在這個時提起23條,實在教人費解。

對於23條,連林鄭也在《施政報告》中承認它「極容易引起社會爭議」,政府必須「權衡輕重、謹慎行事」,暗示政府不會輕率立法。李主任的發言,不過徒添無謂的波瀾。

李主任似乎認為只要有了嚴刑峻法,香港人自然不敢忤逆中央的「全面管治權」。然而他沒想到的是,要讓萬民歸心,重典只會換來表面的忠誠;唯有政府好自為之,尊重法治、尊重香港人,才能使人心悅誠服。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