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登臨不狂喜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終院批准東北案中八人保釋,法院門外燦爛花束與朵朵深紅玫瑰為人海點題。憂鬱憔悴的岑敖暉終於牽着情人的手露出喜悅的笑容,教人放下心頭大石。無論日後如何,今時的相聚與自由,也是值得欣慰的。

但我心仍懸然。看着議會內有勇敢的朱凱廸,法院門外有堅強的黃浩銘、無懼的何潔泓、忘我的周永康、驃悍的黃之鋒、從容的羅冠聰——新的一代在磨練中勝利,贏得了社會刮目相看。但是,將他們置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問題其實未解決。周豁然和愛惜她的丈夫郭永昌,披露了牢獄對抗爭者意志及身心折磨的另一面。長期囚禁後,抗爭者縱然不悔,也難保不會崩潰。在法律被步步顛覆為暴政的工具之際,我們這些尚逍遙法外的人,除了支持在囚抗爭者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事要做?

無論上訴成功或失敗,遲或早釋放出來,重返社會,他們要在什麼環境下抗爭下去?他們為東北保育,為土地正義而抗爭、入獄,真正要解決的是東北發展的問題、橫洲拆村的問題、自由選擇生活方式的問題,是如何建立真正維護香港利益與民意的政府與議會的問題。如今,除了這些鼎鑊甘如飴的抗爭者之外,我們還可以有什麼力量?責備民主派不夠團結、不做事容易得很,但責備不會帶來成果,真正要做的艱難工作是發動一個已疲弱困乏的公民社會,這才是我們要思考的事。真正的欣慶,只能在這方面的勝利之後。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