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窮節乃見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這個星期要談些好人好事:黃浩銘坐監。我比較認識黃浩銘還是去年的事,立法會要查長毛,同屬社民連的黃浩銘找我幫忙陪伴長毛出席委員會會議,我們開會談這件事,我發現他是個冷靜而又有條理的人,一般傳媒只以他為激進派中的激進分子,其實他的深度更值得報道。東北案覆核重判他入獄十三個月之後,陳玉峰Melody 八月十六日在《香港獨立媒體》發表了一條短文〈對於黃浩銘去坐監,我係咁諗。〉,寥寥數筆,他的認真和堅持以及謙卑忍耐已躍然紙上,令我感到一陣溫暖:我們是同路人,有這樣的同路人真好。其實誰是同路人,不是看他的政治觀點或在溫和與激進之間的位置,而是看這個人是否認真地推動一個尋求公義的理想目標。一個認真的人,會把公義目標放在個人利益之上,serves the cause而不是要the cause serves him。這個準繩,謙卑的如法律界人士須事奉法治而非以法治事奉自己,以至偉大的如甘地如曼德拉等巨人,以至今日的黃浩銘都一般適用。毋須平素掛在口邊,但受到了考驗,真假就表露無遺了。

在《立場新聞》看到朱凱記述到赤柱監獄探黃浩銘,赤柱監獄環境較差,悶熱嘈雜及刑期不明朗(因有其他案件在身),都令他比其他十五人受罪更大,但他仍能看書,看先行者受的苦難百倍,自己微不足道。我就想起Melody文中講述他做社會服務令時,油漆工作很沉悶,Melody建議他當是新體驗就比較好過,他竟答道: 「唔係,油油就係咁悶,我要接受佢其實就係一種懲罰。」這就是我所說的真與謙卑,沒有智慧說不出來。凱說銘在獄中打算看西方經典哲學全套,建議他們寄書單給自己,挑選後按題目寄給他,顯見愈有思想的人愈覺自己不足。我前時譯成的哲學入門一書快將出版,我寫的序論述雨傘運動,希望很快就能將一冊交到銘的手上,他的意見一定很值得聽。大哲學家羅素的邏輯學巨著PrincipiaMathematica 就是在獄中寫成,他的獄卒是第一名讀者。銘在獄中不妨邊讀西方哲學經典邊寫隨想,像木心的《文學回憶錄》,出獄我們開研討會慶祝。

民主香港不是一日建成,看來流血革命不是辦法,反而是需要很多很多很好很好的人,很有耐心毅力,不怕艱苦代價,年復一年地推動。

過去,香港民運缺乏這樣的鬥士,現在我們開始有了。時代遽變,有些人會選擇離場也十分合理,但我對黃浩銘很有信心。獄中消遣辰光,願更多人給他寫信,也願探望他的親友多與我們分享他的消息近。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