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致獄中人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潔泓:

希望你會接受我這名超齡筆友,作為你在獄時期與你牽掛的社會的一個連繫。東北案十三人和雙學三子為我們共同理想的民主公義社會犧牲自由,我們這些尚活在相對自由中的人,現在正忙組成各種支援團隊,支援你們和你們的家人,而我這封信,也是其中一小部分,沒有什麼偉大宏圖,只是為給你一些生活的消息故事,如果你喜歡的話,也願分享你的思路心情。我打算經常給你和另外幾位朋友寫信,我們不但要保持身心健康,不在失望灰心中頹喪,還要積極反思,推敲前路,獄中的你們和社會中的我們要為此共同努力,互相扶持。或許我們的紙上交談,日後可以結集成書,誌記這段歷史及所得,如果有更多人加入,許許多多的人和書信結集起來,就會成為經典,姑且稱為《民主香港:牢獄對話》,你說好不好?

八月二十五日星期五,我往離我辦事處不遠的終審法院,旁聽梁游二人的上訴許可申請。你可以想像場面多麼「墟」,攝記早已在公眾入口排好位置,列好器材,而法院的保安人員,亦一早增添了至少七八名人手,在入口處安放好排隊領籌入座公眾席的繩欄,所有人都有禮貌、守規矩,這就是我們愛好和平秩序的香港公民。我權當是代表游蕙禎的李志喜資深大律師的超齡書僮,跟她進內到更衣室及大法庭。你知道這是立法會的舊大樓,你反高鐵、護菜園村、繞大樓苦行,當然十分熟悉(你知道嗎?星期六的《蘋果日報》刊登了你們當年苦行的圖片),我不知你有沒有到過恢復為法院之後的大樓,但內部除了煥然一新之外,音響傳送也格外敏銳,我和一群支持者坐在後排座位,也聽得清清楚楚。

申請上訴許可失敗,結果你當然已知道了,但對於我來說,最令我失望的是法庭的態度。代表梁頌恆的彭力克御用大律師,在英倫及香港享有盛譽,他提出的觀點精辟,在尊重人大釋法權與保存香港一制之下的法治找到並存的空間,引用的是英歐法理學近年發展起來的「相稱proportionality」原則,其實非常值得特區最高的司法權力探討的,但卻完全引不起法庭的興趣,甚至遭到法官的冷言冷語對待。在我們這些不但維護法治,而且更愛護法庭的執業者來說,不是一句「失望」了得的。

無論如何,對抗人大釋法扼殺法治之役要告一段落了,我們得收拾心情,面對下一步!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