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沃金理論看社運判決

        分享
author: 
郭榮鏗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專業議政

在大學念法律時,必定讀到「法律究竟是什麼?」這個入門課題。近代有關這個論題的一個最有影響力討論,應該是「哈特與德沃金的辯論」(The Hart?Dworkin Debate)。

反映德沃金理論的實踐

哈特(H.L.A. Hart)是德沃金(Ronald Dworkin)在牛津大學讀書時的老師,他提出「法律作為規範」的概念,即法律是中性和中立地禁止、要求、允許、授權某個行為,或令某人有權或責任去做某件事;德沃金以「道德原則也是法律的一部分」這個主張反駁老師的概念,認為除了考慮法律和案例之餘,法官應考慮道德理念和社會原則,即基於個人平等自由的權利和理念判案,才能達致法治。

這場辯論的結果是,德沃金雖毫不留情地批評老師的理論,但哈特卻非常欣賞他,並推薦他接任自己在牛津大學的法理學教席;坊間認為德沃金的理論贏了哈特,成為當今普通法法治的基礎理念。其影響是,即使法律條文沒把道德理念和社會原則列明是判案時需要考慮的因素,很多法官審理案件時實際上已將之納入考慮範圍;近年香港法院就一些政治和社會運動案件的判決,也反映了德沃金理論的實踐情況。

佔中期間,有示威者誤信網上謠傳立法會審議「網絡23條」而衝擊立會一案中(﹝2016﹞HKCFI 407),3名示威者被控非法集結及刑事毀壞,在裁判署被判入獄3個半月。後律政司到高等法院就刑期提出上訴,高院法官考慮到示威者是行使其表達自由的權利,但因涉及刑事損壞,裁判官的判決並無違反公眾正常理解的公義,因此維持原判。這就如德沃金所說的,法官判案時應考慮到社會公義等原則和示威者的理念,因為這些亦是法律的一部分。

然而,在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重奪公民廣場一案中(ESCC 2791/2015),原審裁判官表明「3人過往從未犯任何刑事罪,近年對社會問題表現關心,對政治滿腔熱誠及理想並付諸實行,他們對學運的熱心參與亦得到家人體諒及支持。」裁判官亦說「法庭認為本案與一般刑事案截然不同,在考慮案件的嚴重性時,法庭必須同時考慮被告人犯案動機及目的。」最後,裁判官鑑於被告對有保安員受傷有歉意及願意承擔法律後果,因此判被告社會服務令。然而,執筆之時,側聞高院法官改判3名被告入獄6至8個月。

至於最近掀起爭議的「東北案」判刑中,13名被告判監8至13個月,明顯比以往重。而且相比上述謠傳「網絡23條」衝擊立法會案,「東北案」被告並沒有加控刑事毀壞罪,理論上,判刑應該可以較輕。

不過,從判決看來,法官似乎亦未考慮到東北村民和農夫與收地的政府和地產商權力懸殊,立法會財委會在混亂中表決議案,只看見示威者在立法會門外與執法人員有肢體衝突,法官反而問:「係咪只要有人有崇高理念,就可以用暴力?亦因為佢有崇高理念,阻嚇唔到佢,所以唔可以判阻嚇性刑罰?」似乎便沒有把示威者的理念納入判決的考慮範圍。

筆者不認為有任何一個政治理念可以把使用暴力合理化,但想指出的是,考慮示威者的理念就是法律的一部分。在涉及政治或社會事件的案件中,涉及的道德和社會因素是複雜的。近日香港法庭的判決,或許也是我們法律界──包括法官、律政司和律師──一個溫故知新的機會,思考我們讀書時學到的精神和知識,應該怎樣活用到實際的案件上。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