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也,非不能也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量刑覆核案後,兩個律師會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維護上訴庭的判決並無建基於「法理及法律以外的因素」,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亦不認為上訴庭的判決有政治動機。儘管有這些權威加持,但為何上訴庭的判決未能服眾?

秉行公義,必須有目共睹,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把秤,正如本欄上周四文章指出,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刑期覆核案的判決書有多處值得商榷,特別是第六及十二段左報口的政治論述,在判詞出現極不恰當。其實,不只判決書,公開聆訊期間上訴庭三位法官對辯方的一些提問和說法,都予人印象似乎與控方同聲同氣,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庭上稱: 「『重奪公民廣場』個『奪』字已經有暴力。」近以言入罪,令人語塞。

原審裁判官張天雁理解與包容三名社運青年的動機,因此判三人社會服務令或緩刑;假如上訴庭判決流露一樣的同理心,惟礙於若干法律理據而決定加刑,我相信社會反彈不會這般強烈,而且會感受到法庭亦是在行政機關政治操作之中的受害一方。可是,現在情恰恰相反,公眾產生的印象是上訴庭法官竟有點同仇敵愾,願意並帶點亢奮的配合當權者。

至於DQ 議員案,當中共違背《基本法》承諾,不再約束本身的無上權力,強要在香港終審法院頭上製造太上皇,利用人大釋法手段大石壓死蟹,展現君臨天下的政治意志時,香港法院可以做的,誠然有限。但無論掣肘有幾多,空間有幾小,市民依然期望法庭在人大釋法金剛箍之下所作的判決,能夠盡量符合香港一貫的社會原則和人文精神,力所能及彰顯公義保住司法公信力,減少對法治精神和制度的損害。

DQ 案衍生補選,特首林鄭月娥說不會搞「政治小動作」,但另一方面,左報已開始輿論攻勢,援引去年十一月人大釋法內容,推論被DQ 議員在法律上無資格參加補選。林鄭將會唯唯諾諾協助中央進一步扭曲香港法例,剝奪更多人的參選權?抑或游說中央勿趕盡殺絕,留一線餘地讓她修補社會撕裂?法庭訴訟結果只能單贏,但有本事的政府首長會梳理各方,創造多贏。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