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嫌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810扮工室

避嫌這回事,寧願諗多做多,總比不做然後後悔好。更何況,有些事根本不應有灰色地帶,例如與公義有關的事。

這次東北案和公民廣場案的刑期覆核就是好例子。前者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後者直接因政改而起,身為政治任命官員的律政司司長,政治上要為政府護航、法律上要維護公義,在面對這些牽涉政治的案件時,就好應該避嫌,以免招致「政治檢控」的印象和感覺。

就好像2012年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處理許仕仁案時,因兩人曾共事多年,關係匪淺,為免令公眾有壞印象,便發聲明表示不會參與許仕仁案,而是授權其屬下的刑事檢控專員負責。你可以說黃是明哲保身,這四字卻總比被人說「私相授受」、「偏幫自己友」為佳。

我們再來看看高官問責制實施前夕的2001年,該年11月大律師公會憲法及人權事務委員會曾就問責制發出建議書,第15和16段分別寫道:「律政司司長在行使作為公眾利益維護人的權力時,須獨立及公正地行事,如有需要,亦須作出違背政府政策,甚至不符合政府利益的事情。由獲政治任命的官員擔任的律政司司長只向行政長官負責,她在履行作為公眾利益維護人的職責時可能遇到障礙。」、「律政司司長一職如改由獲政治任命的官員擔任,則須確保律政司司長在法律方面的職責轉由另一名法律人員(例如法律政策專員或刑事檢控專員)履行,以便律政司司長只負責法律政策事宜。」

我沒補充了。不知現屆的大律師公會,對此又有何看法?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