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頭獎勵計劃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過去一星期,他們攫下了十六位年輕人的人頭,在人頭獎勵計劃榜上拿了不少分數。

什麼是「人頭獎勵計劃」?我們看看下面這本據說是千古以來宮廷秘傳、教授皇帝管治之術的書。《商君書‧境內第十九》:「其戰,百將屯長不得,斬首。得三十三首以上,盈論,百將屯長賜爵一級。」在戰場上,一隊百人部隊如果連一個敵人也殺不了,隊長便要被殺頭;要是部隊拿下了三十三顆人頭,隊長便能升官一級——所以不難想像秦國士兵邊打仗邊儲敵首的畫面,不然拿什麼回去領功?

除了軍法尚嚴,商鞅變法對秦人的日常生活也規管得很緊,著名的連坐法、「不告姦者腰斬」等大家都耳熟能詳。以法治國之初,秦人怨聲載道,覺得法律綁手綁腳很不方便;直至太子嬴駟犯了法,因他是秦孝公的繼承人不能施刑,便處罰了他兩個老師公子虔和公孫賈——公子虔更是秦孝公的大哥。人民見「太子犯法果然與庶民同罪」,便乖乖遵從新法令。

的確,以法治國為秦帶來了不少好處:「行之十年,秦民大說,道不拾遺,山無盜賊,家給人足。民勇於公戰,怯於私鬥,鄉邑大治。」將秦由西方邊僻之地,改造成有力一爭天下的強國。

但我們毋須等到秦國覆亡就知道法家有何問題。商鞅志得意滿時就已有人指出「殘傷民以峻刑,是積怨畜禍也」,甚至連商鞅自己外出時,也要「後車十數,從車載甲,多力而駢脅者為驂乘,持矛而操闟戟者旁車而趨」。既然有嚴格的法律,為什麼法律的制訂者、推行者商鞅,也會懼怕被殺,要在保鑣保護下才敢出行?

兩個字:民怨。「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民怨到了爆發點,也就再沒有人會珍惜自己的首級。

以至後來秦孝公死,商鞅被告謀反,逃亡時去到客棧求宿,掌櫃要求他依法出示身分證明(收留逃犯,掌櫃也要連坐受罰),連客棧也沒得住,商鞅嘆曰:「嗟乎!為法之敝一至此哉!」法家的弊端,由他指出來,真是諷刺之極。

法家的錯誤,在於以為事事依法律條文辦事。可惜依法辦事並不是真正的法治。法治的真諦在於超越刻板的條文,而將社會的道德及人文價值等計算在內。只有這樣,「公義」才真正得到彰顯。

今天,儘管香港沒有戰爭,說律政司拿下「人頭」當然誇張,但以法律程序對反對聲音窮追猛打,又何嘗仁慈?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