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乜分別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律政司長袁國強拒絕就「一地兩檢」作公眾諮詢,稱說繼續聽社會和立法會意見, 「效果同公眾諮詢冇乜分別」,輿論嘩然。

我不期然想到2002年23條立法,政府發表的諮詢文件(那時還不至於門面工夫也省掉)提出叛國、顛覆、煽惑叛亂等「七宗罪」的立法建議,每項都引起重大憂疑恐懼,當時我和另一些議員,為了令公眾諮詢更加具體及消除不必要的疑慮,於是建議政府先發表「白紙草案」,以草擬的具體條文先行諮詢。我記得我以代表法律界的議員的身分,擬就函件致有關政府官員,親身拿找到正在參加忘了什麼大型會議的律師會會長葉成慶聯署(其時大律師公會主席梁家傑亦已簽署),簽署了便馬上送抵政府總部。平時,在政府眼中,兩個律師會聯署的意見分量非同小可,但那次就決定置之不理,時任律政司長梁愛詩及保安局長葉劉淑儀,當年就是同一句:藍紙白紙有乜分別?堅持時間緊迫,不容拖延。葉太還加上一句名言:反正的士司機和餐廳企堂都看不懂。其實,藍紙白紙當然大有分別,在於是否方便容納市民意見。

歷史告訴我們,強姦民意終會惹禍。愈不肯讓市民有公公道道的機會表達意見,民眾就愈憤怒,愈非強烈表達意見不可,本來不打算發聲的也堅持出來反對,屢試不爽,不獨23 條立法那次。同出一轍的是推說不夠時間諮詢。23 條立法那次,人們年年月月查問政府會幾時手處理,都推說不急,然後就忽然動手,一動手就說時間緊迫得不得了,不能被公眾諮詢拖延(23 條那次諮詢,鬧大之後結果胡亂合訂成十六大冊「匯編」,急急入倉了事)。今次高鐵,如何解決「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的問題,由2007 拖到08,拖到09、10 及以後,泥牛入海,總之話複雜,然後忽然就公布具體方案,就是這樣了,明年就要通車,冇時間諮詢公眾,不諮詢都冇乜分別。永遠重複同一錯誤,甚至一次比一次差,無論所提的方案和理據多劣,也只懂怪別人不應反對。政府無賴,擔子就落在愛護香港的香港人身上。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