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看檔案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香港人開始對香港檔案興趣濃厚,一群立法會議員已啟動程序,以私人草案方式提《檔案》條例草案,雖然涉及公共政策,要先得行政長官書面同意,而法律改革委員會又已有研究訂立檔案法的小組委員會,但前者可以促使後者加快步伐,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已表示了支持立法,那麼香港終於趕上國際,通過檔案法應會成為事實。當然,從提交草案到法定檔案制度正式運作,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藉這個時間,向市民推廣關於檔案的常識和運用,最適當不過。

我特別要推薦葉健民教授六月二日本報觀點版的文章〈尊重檔案、尊重歷史〉,特別指出正確和不正確引用檔案的方式。不正確的方法,主要是「走捷徑」的做法,以為找到一份「機密」檔案,就可以直接引用為「真相大揭露」或「驚人發現」,其實以這個目的查閱檔案,一定會大失所望,而找到的所謂「真相」,往往因為缺乏對背景的認識而理解錯誤。我們做法律工作的人,永遠記住一句話:Context is everything——語境決定意義,對檔案尤其關鍵。因此我非常同意葉健民所說,必須對事件及對當時的制度、社會和政治實背景有一定的掌握,才能知道一份文件中所說的話有什麼意義,或根本意義不大。尤其要戒掉在檔案中找尋一言半語就斷章取義,作為某個政治觀點的證明。

檔案是要慢慢細心看的,但是只要尊重檔案,這些水磨工夫往往回報豐富。我最初注意到葉教授的研究,是在一個推動檔案法的研討會,當時,他研究的是廉政公署的歷史,在英國的國家檔案館找出了當年港督麥理浩寫給聯邦及外交部的密函(當然是密函,這是規格,不是有不可告人之事),講述他決定「特赦」的經過因由。我因此有機會細閱這些函件,但我感興趣的問題跟葉教授要引證的問題不一樣,我看到的是一個殖民地港督怎樣處理危機、考慮什麼因素,及如何令自己的決定在本地和在英廷都得到接受。換句話說,我學習的是statescraft——管治之道。

大家若未忘記,我早前提及已故陸鴻基教授寫教協史《坐看雲起時》,他在序言中說,他要求教協開放所有的檔案文獻和其他史料供他參考。同時,他又認真解釋,要了解教協發展史,必須認識當時香港社會的發展。檔案不是捷徑,真相從來都只向有心人展露。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