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酷刑對待維權律師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台前,一帶一路,萬國來朝,習近平微笑揮手;幕後,維權律師被失蹤、被囚密室、酷刑對待;中國的強大,值得我們高興,還是令我們心寒?

香港特區,鬧劇連場,當權者扭曲法治,侵犯議會獨立,以「藐視立法會」檢控議員;相形之下,何其事小!畢竟我們尚有制度能對付,畢竟被針對的人尚有人身安全。何以我們全心全意關心這些事情,對一水之隔的慘烈迫害置若罔聞?

香港受《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約束;香港人權法案第3 條保障「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這項基本人權是絕對的權利。香港法庭經常處理因面對酷刑對待而聲請不遣返保護的案件,我們因所涉的案情,熟悉在伊拉克、在巴基斯坦、在土耳其等等國家,因宗教、政治組織、政見等因由受酷刑對待的人的遭遇,受聘的律師、大律師有責任為這些酷刑聲請者爭取他們的權利和應得的保障。我自己也經手過不少這樣的案件,有些聲請人遭受過嚴刑拷打、電擊、精神虐待、殘害肢體筋骨,多年後身心仍留烙印,他們的遭遇無可懷疑、真有其事。

那麼,當看到活生生在我們面前的內地維權律師、受酷刑的證據和具體細節描述,我們又情何以堪?被工字鎖——即手扣、腳鐐加一條連接兩者的鐵枝日夜鎖住,坐站立也不能站直身子,是何等殘酷的身心折磨!從多位受害人的透露,被迫服食精神藥物,似乎已是經常施用的新折磨方法,一些受此對待的人士,釋放之後也已精神崩潰,掉一生;此外,密室囚禁、長期罰站、毒打,不在話下。我們還能袖手旁觀麼?我們還能安於只顧一個特區之事,能不利用我們僅餘的資訊自由、言論自由,為他們向全世界大聲疾呼麼?當內地支持這些被失蹤、被酷刑、被威嚇的維權律師和他們日夕生活在憂煎之中的親友的組織向我們呼籲之時,我們能不施以援手麼?

中國是《禁止酷刑公約》的簽署國,公約在1988 年已在中國生效。簽署國有義務採取一切行動消除及懲處一切酷刑對待。其他的簽署國,就只看到一帶一路炫人的光輝,不過問中國為何酷刑對待她的維權律師麼?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