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屈服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周末,北京舉行《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座談會,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肆無忌憚發表推翻「一國兩制」的言論,重申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而非「分權」,中央會制訂一些屬於中央的權力,例如對特首的指令權。

回顧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人為即將回歸一個奉行人民民主專政的共產主義國家而憂慮、恐懼、忐忑不安,中英兩國政府因而簽署一份聯合聲明,鄭重送交聯合國登記,意義在於讓全世界監察這份合約的落實情。為安撫港人九七後可「馬照跑,舞照跳」,《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列出十四項中央對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並透過《基本法》一百六十項條文,在九七後約束擁有無上權力的宗主國的對港行為。《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就是在這背景產生的。

一份合約簽署時,必有其立約目的。日後要就合約內容條文作解釋時,必須以服務該目的作為依歸;忘卻初衷地胡亂解讀,只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張德江這類過橋抽板言論近年愈來愈猖獗,置當初中英兩國立約時的處境和香港人的初衷於不顧。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三權分立,豈是張德江片面之詞能夠全盤推翻?立約二十年,便急不及待露出狼相?

上世紀五十年代西藏委曲求全與中共簽訂《十七條協議》, 「藏人治藏」卻沒有實現,有評論者分析香港命途相近。我不至那麼悲觀,香港與西藏的處境有別,香港有《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城市,資訊流通,發生任何事馬上傳千里;中共強行摧香港一制,絕不會是關起門來的自家事,一旦引起國際社會側目,香港與內地只會兩敗俱傷。

在這歷史時刻,中共愈渴求走進國際,愈需要香港真正實現「一國兩制」。若如張德江所言中共要透過行政長官全面直接管治香港, 「一國兩制」蕩然無存,香港淪為另一個上海,外國為何要維持給予香港特別待遇?

「一帶一路」資金龐大,人民幣未在國際流通,沒有香港,上海能擔當中國大陸銜接國際的管道及必要時的資金對平台和「逃生門」嗎?香港人有不屈服的條件,勿輕言放棄。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