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子 在郊野公園埋地雷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過去一星期,你是不是都被兩名男子弄得氣憤難平?此刻正在看報送早餐的你,是不是打算吃完後便去郊遊一下,在大自然的懷抱裏排悶解鬱?UGL打龍通事件最近的確是「光芒萬丈」,但它的光芒也許會令活在其陰影下的其他重要新聞被大家忽略——例如政府邀請房協展開在大欖和馬鞍山兩個郊野公園起樓的研究。

對於在郊野公園起樓,香港人一直都反應甚大;偏偏現屆政府和親政府團體久不久便會放風,說應該研究發展郊野公園,以解決香港土地不足的問題。去年已有民間團體指,政府喋喋不休地把輿論焦點集中在郊野公園,其實他們真正覬覦的,是綠化帶和郊野公園邊陲地帶。

這次由房協出面去研究發展大欖和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果然證明了他們的狼子野心,這些邊陲地帶是城市和郊野公園的緩衝區,郊野公園裏的生態系統,正是有了緩衝才得以生存;邊陲變成高樓大廈後,這些生態系統離滅亡,還會遠嗎?

至於為什麼是由房協出手?因為它是自負盈虧的非政府機構,政府可以繞過立法會,直接「邀請」它做事。當然政府說,房協只是做研究,報告2019年寫好後,仍然要諮詢公眾和由立法會通過。但到了那時候,能DQ的都被DQ了,議會內還剩多少位民主派議員呢?還能不能守住這些綠色土地呢?

再者,觀乎陳智思在測量師學會年度會議上的講法,無異是將上樓無望的青年人跟保育人士對立起來。拉一派打一派確是他們的慣技,然而香港真的土地不足到要犧牲郊野公園嗎?握在鄉紳土豪們手裏那1200 多公頃的棕地呢?你就看看橫洲發展事件吧,只是政府怕麻煩怕得罪人而不去搞。綠地就簡單得多了,只得些連開聲反抗也做不到的樹木、動物。還以為政府已經是最惡的勢力,其實他們也不過是欺善怕惡的勢力罷。

回說那名一男子。這次被人贓並獲卻仍然厚面皮反咬民主派議員,更想不到的是他還有閒暇埋下發展郊野公園這個地雷,給下屆政府去踩。

還記得廿年前,不少愛國人士危言聳聽說英國會陰濕地在香港埋下地雷讓我們一蹶不振;誰知廿年後竟有另一個「英」,明目張膽地在臨下台前為香港人炮製地雷。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