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人籬下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參加終審法院大樓導賞團,有幸得司法常務官鄺卓宏親自講解部分行程所經。二樓小法庭,是鄺官日常處理正審以外聆訊的法庭,最吸引人的特色,是牆壁鋪板與天花板,原來是經音響專家設計、首席法官親自調校,務使收到從法庭任何一處發聲都清晰可聞的功效,羨煞我這名過氣議員。小法庭前身是立法會「B 房」會議室,裝修差得遠了,僅雅潔而已。2011 年9 月立法會遷入添馬艦特別為立法會設計建築的新大樓,議員馬上發現辦事處的隔音設備奇差,竟然可聽到鄰室對話,全無私隱,而且互相干擾。議員於是經行管會向建築署投訴承建商,豈料承建商反問,當年建大樓的標書中隔音設備指定是何等級?如屬低級,那麼隔音差的責任就不在承建商而在特區政府,要改善?行!不過屬提高原定要求,要付所涉的額外費用。看,這就是司法機關和立法機關的分別了:司法是獨立的,遷址之後的立法會則好明顯是寄人籬下。

立法會舊大樓前身是英屬時代香港最高法院,那時還有死刑,最高法院最令公眾感興趣的特色是所謂「嘆息橋」,即囚犯由囚室押往法庭受審的一條懸空走廊,最高法院1985 年改建為立法局大樓時封閉在假天花之後,如今拆掉舊天花得以重現。原來我們當年天天在北面走廊(即以前公眾入口檢查行李及儲物櫃位置那條走廊)走來走去,不知嘆息橋就架在我們頭上!

我自己最有興趣看的復修還原裝置反而是最高法院圖書室的螺旋形鐵梯。此室是立法議會年代的前廳,議員等候開會或開會開得悶了累了,要出來透透氣喝杯茶吃個點心的起坐間,此室樓底甚高,原本有放置書架的閣樓迴廊,由螺旋鐵梯上落,改建時拆掉,不知扔到什麼地方去了。復修時首席法官執意古蹟還原,結果只有訂製。我十分贊同,這種鐵梯古時十分普遍,因其省地方。本人中學母校聖保祿學校的耶穌君王小教堂就有一座,由地面通往歌詩班閣樓,本人少女時代上落無數次,所以這回參加導賞團,一心要看重置的新梯。前廳沒有恢復為圖書室(如今圖書室設在地下舊囚犯羈留處),而是改為展覽廳,是法院大樓唯一准許拍照之處。

新梯甚優雅,迴旋通往室無一物的閣樓。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