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火水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及不少文章探討這場本港開埠以來最嚴重騷動的歷史教訓,鑑古知今。

內地文化大革命極左思潮與本港左派陣營推波助瀾,促成六七暴動,但並非唯一成因;當時在社會各階層潛藏對殖民地政府的積怨不淺,才能一觸即發。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發動的「向華盛頓進軍」大遊行、印度甘地的「食鹽進軍」運動,緬甸昂山素姬及南非曼德拉的民主運動,歷來大型社會運動有類似軌,起點必然是掌權者與既得利益者長期殘民自肥,缺乏慈悲,使其他人的怨氣像一地火水,不斷蔓延,只要遇到火種就一觸即發,成燎原之勢。

慈,是同理心,感受別人的困厄;悲,是由於感同身受而找解決方法。以現為例,香港漸變只以權力和財富衡量成敗、有裙帶關係者壟斷了機會、青年置業難、貧富日見懸殊、廉政和公平競爭不再、自由和法治挑戰日增。遇到長者拾荒被車撞斃或年輕學生自殺,當權者及既得利益者都可能只當作新聞一則,繼續無動於中,不思反省,不慈更不悲,走下去就是死路一條。

一地火水什麼時候會燃起?沒有方程式,受人、地、時、文化影響;若知警惕,其實可逆轉,十八世紀法國的掌權者本來有幾十年時間可以妥善處理貧富懸殊和階級矛盾,若然做了,法國大革命未必會發生。

六七暴動結束後,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以時事周刊《遠東經濟評論》實習記者身分到赤柱監獄訪問因在校內派發反英傳單而在囚的中六學生曾德成,二人同是十九歲。半世紀後李國能記憶猶新,曾德成當時眼中的香港社會「很墮落和腐化,大部分人只顧搵快錢,只關注物質,社會完全沒有靈魂,沒有理想」,他追求公平、公義、人生有意義。

五十年前曾德成對時局的不滿和不甘心,和今天的黃之鋒相似。五十年前新蒲崗膠花廠勞資糾紛將一地火水燃起,促使殖民地政府在暴動之後推行一連串社會改革,今天,掌權者與既得利益者若然沾沾自喜以為雨傘運動告終,大安旨意繼續漠視港人的真普選訴求、蠶食「港人治港」,只因他們對一地火水視而不見。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