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消失了的檔案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有關六七暴動的檔案為何自政府檔案處消失得無蹤無影,只剩下二十一秒毫無意義的影片?其他有關的文書檔案,例如當年涉事的少年犯的調查及檢控的文件夾,為何有大疊大疊的文件不翼而飛?是誰拿走了檔案?為何要拿走?是九七前港英政府拿走並滅了?為什麼要拿走或滅?是有港英「暴行」的「罪證」要滅?還是九七後特區政府銷,或容許他人取走?為什麼要取走?是當年有份策動的人物成了今日特區政府的要員?還是兩種「陰謀論」都錯,只是這些檔案從來沒有人重視,在極度疏忽之下消失或當廢物銷?抑或,這些檔案,根本從來沒有運到檔案處?

種種耐人尋味的疑問,羅恩惠的《消失的檔案》沒有提供答案,只是努力還原消失了的檔案記錄的六七暴動故事,因此每次放映之後,總有觀眾提出這個問題。提出的人可能是出於好奇,也可能心目中有自己的猜想,但這些問題是值得認真探討的。為何香港一直都沒有檔案法,規定政府部門有法定責任保存檔案、專業管理檔案、定期將檔案向公眾開放,供公眾查閱?如果有檔案法,就一定會有一份準確完備的清單,列出有什麼檔案,誰、幾時拿過出去,幾時收回,最低限度知道消失了哪些檔案、何時消失、在什麼情之下消失。

但故事是重要的;有了檔案,即是在事件發生時的紀錄、不同的人為了不同目的所作的紀錄,是最重要的印證是我們對歷史的猜測與分析的根據。沒有檔案,難以分清什麼想法只是一廂情願,或是事前事後某些人傳播的宣傳效果。楊光獲大紫荊勳章,社會指摘特區政府表揚六七暴動的指揮人物,張家偉著《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認為,由工聯會組成的「鬥委會」其實並非左派「反英抗暴」的指揮機關,真正的決策、指揮其實是香港新華社(即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見《六》頁六十)。這些人是誰?真正做了什麼?羅恩惠看到的吳荻舟六七年四月至八月間的逐日向周恩來總理匯報的筆記,就是重要的檔案。本年四月十九日放映後的對話,有港大生問,當時香港人受港英壓抑,反抗壓抑的左派起來反抗,為何不是絕大多數港人站在他們的一邊?有此一問,因為今天已難想像當年香港的社會狀和民情(應參考陸鴻基《坐看雲起時——一本香港人的教協史》卷一第二章),這都是檔案可以糾正的迷思。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