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組班困難的根源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近日,有老朋友勸我莫再「蹉跎歲月」,加上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在香港回歸20 周年研討會的一番話,令我沉思良久。

馮巍以政改為例,指香港不少學者和泛民「實際上是按照西方資本主義的政治觀念和價值觀念來解讀政治發展的有關問題,這跟內地的話有不一樣的地方」,自然產生很多分歧和矛盾。

回歸20 年,馮先生今天才知道香港人奉行「西方資本主義的政治觀念和價值觀念」?設計「一國兩制」的初衷,不是要向香港市民和全世界保證,九七回歸後香港維持資本主義制度嗎?若非有這個保證,香港能那麼順利回歸嗎?

今天,馮先生怎麼反過來歸咎香港人的西方思維導致政改失敗,導致中港分歧?資本主義生活方式50 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鄧小平與姬鵬飛的公開講話,在聯合國登記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都是騙人的?

不止一位老朋友跟我說,目前局面是中共要把持絕對權力,容不下半點挑戰或削權的風險,所以香港不會有真正「港人治港」,最多只會有「人大8.31決定」,老朋友勸我,中共給多少就接受多少,將來對方覺得不受威脅時,便會多放一點權,現階段民主派若然繼續向中央爭取真普選,是徒勞,蹉跎歲月,倒不如力提升本港經濟民生,否則落後於競爭對手。有舉例金融政策,說港交所漸趨重內地面向、輕國際視野,一股腦兒利用香港作為國企民企的集資平台;沒有誰會為香港自身利益打算,改善金融架構,吸引外國公司來港集資上市。民主派應該在這些方面下工夫。

退一萬步,即使香港人承認當初相信民主回歸是戇居,今天臣服在中共威權之下是宿命,而中共政府亦不羞於向全世界示範背信棄義,但這樣下去,行得通嗎?

看看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的窘態,為何「高票當選」都會組班困難?香港各行各業人才鼎盛,為何紛紛拒絕為這個政府效勞?建立真正的普選制度,選出有人民授權及向人民問責的首長,絕對不是蹉跎歲月的等閒事,而是匯聚人才和人心共同治理經濟民生事務之本。馮先生和老朋友們,請勿本末倒置。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