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讀書高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錢鍾書的《圍城》有一個令人每次想起來都會心微笑的段子:主角方鴻漸在海外留學時散漫不用功,為了向父親交差,遂向一愛爾蘭人買假博士文憑,還騙人家說有三四十個同學等要買,能打折否。愛爾蘭人以為有大魚上釣,大特價地收了三十美元訂金便把假文憑寄出;誰想到愛爾蘭人騙術再高,在中國人面前也是個小小巫,鴻漸收到文憑後回信說,查無此大學,乃念初犯不予告發,更附上十美元給他作為重新做人的本錢——這就是「幽默行騙」的奧義吧!

某議員同事的學歷問題最近又炒熱起來,無論是《圍城》所描繪的1930-1940年代,還是我們身處的現世,華人世界對學歷、文憑這碼子事情都趨之若鶩——政壇尤其明顯。看看台灣,馬英九和蔡英文都是法學博士級人馬;內地呢,由胡溫到習李,都是大學高材生;香港嘛,曾蔭權曾獲港英政府保送到哈佛讀碩士,未來特首林鄭更是港大的精英分子,可見要從政,大學畢業似乎是愈來愈必須的入場券。

但回頭一看,學歷愈高,是否就保證有愈高的治國能力?打生打死的毛澤東和蔣介石,都沒進過大學,鄧小平讀過莫斯科中山大學幾個月,日本近代舉足輕重的首相田中角榮更是少有沒受過大學教育的總理大臣。毛主席說他把300多萬字的《資治通鑑》讀了17遍,現在有多少歷史系畢業生能看完一遍呢?

沒錯,在香港這種大都市,學歷是某種入場券。身為民主派,我從來不認為我們的選民會只看重學歷;建制派就不同了,近年他們的實力和學歷都愈來愈高,全因2006年時任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向他們贈上「內強素質,外樹形象」,此八個大字,是不是他們邇來在學歷上突飛猛進、發憤圖強的原動力?

說到底,他們愈儲愈多沙紙,也不過是向上頭交差之舉,學歷成疑或出問題,只是遲早會有的事。最近雲南省長阮成發也被懷疑學歷做假,全因他在公開講話當中經常讀錯字,就連「滇越鐵路」也就錯讀成「鎮越鐵路」,實在太傷害雲南人民感情。

我常跟DSE考生說「考試不是人生的全部」,姑且修改一下,送給所有從政者吧:

「學歷不是政治生涯的全部。」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