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恩人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三,應邀到中大邵逸夫堂欣賞《消失的檔案》。如果要選出「認識香港必看十部電影」,《消》一定榜上有名。

「六七暴動」是香港歷史獨有的痛,但很多香港下一代卻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土製菠蘿」、「同胞勿近」等我們固然耳熟能詳,但半世紀前的事了,就算曾經身歷其境的人其記憶也會流失畫面亦會模糊,當年的真相還剩下多少?

《消》的導演羅恩惠女士在認識了六七暴動的少年犯後,希望更深入了解當年點滴,便往歷史檔案館跑,卻發現相關的檔案消失得無影無蹤。於是透過海外洽購舊檔案、訪問不同光譜陣營的尚存者,來製作一部紀念暴動五十周年的紀錄片。差不多完成之際,她遇到了吳荻舟的筆記。她把片子推倒,一切重頭來過。

北京當局在一九五○年代派吳荻舟來港負責中共在港的地下活動及統戰,五六暴動時吳負責指揮左派的應變行動。六七期間,他已調回京擔任「港澳聯合辦公室」的群眾組組長,直接向時任總理周恩來匯報。他的這本筆記,揭示了周總理在當年五月至八月暴動期間,有時被下級謊報軍情、有時直接批准行動。

而筆記裏最叫人震驚的事,是六月末的一張「訂單」:華潤駐港總經理從大陸訂了七百打斬蔗刀,當時已經運抵深圳,準備送來香港分發給左派學生、工人上街示威時使用。出於對形勢的判斷,又或者是純粹出於身為一個人的良知,吳荻舟及時把這批斬蔗刀攔下來,不予過關。

記住,不是七百打蔗,是七百打斬蔗刀!八千四百人手持利刀在街上與英軍、華警對峙的畫面,有多少執法軍警、無辜途人,乃至手持蔗刀的熱血左派會因此受傷甚至被害,我實在不敢想像;這批武器要是真的「到貨」,會怎樣改變暴動的轉向,單是想一想也令人不寒而慄。因這個行動,吳先生之後受到北京激進派批鬥,還全家受累捱了十三年苦,當中一位兒子更因不堪受辱而自殺。

羅導演在映後分享會上說,吳先生是香港的恩人。他的一個決定,避免了一場很可能發生的大型衝突,而他所保護的,不止是右邊,也包括左邊的人。

五十年後,香港的形勢雖說不上如當年般劍拔弩張,但在三月尾前的今天,香港的命運也來到了關鍵時刻。當年文革高潮之際北京尚且有吳先生的果斷與良知,今天中國正值盛世,可有智者看到其一念之間對香港的深遠影響?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