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西環治港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民主派選委應有兩個目標,一是打破中央對提名的操控:推行公民提名是一個做法;二是用選票結束西環治港:確保西環屬意者不會成為唯一的候選人,是一個做法。現下,前者有技術問題而未有默契,我希望起碼在後者能達至足夠的共識,並順利實行。

香港過去五年的施政劣斑斑,禮崩樂壞,人心惶惶,歸根究柢,是基於西環透過特首治港,大陸政治文化全面污染特區領域。梁振英棄連任,民主選委改口號為「換人換制度」,要換的制度就是西環透過特首治港的制度。林鄭月娥是西環捧出的參選人,她的競選表現,恰恰就是一位「好打得」的政務司長,一人之下,百官之上。若然當選,她也只有能力做西環指揮權貴統領下的大管家。葉劉淑儀更不會對西環治港有異議,她只望能在西環祝福之下做特首。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清楚表示了西環沒有治港的地位。胡官倡議《基本法》第22 條立法;曾俊華在《信報》專訪中說: 「西環應繼續做聯絡工作,管治留番香港政府處理。」若有足夠提名票「入閘」,胡官和曾氏都有可能在暗票之下當選,有可能阻止林鄭勝出,阻止西環繼續治港。

我重視政綱,但更相信一個人的行事作風和品格信念。曾俊華在專訪裏談及拉布時說,若在立法會佔多數就「鋪鋪都去馬」,就會引起拉布, 「因為佢無選擇,投票時一定輸」。立法會很多傳統程序是建基於政府不去盡,讓一步互相尊重,特首每一鋪都要擺出征服敵手的姿態,是梁振英政府一敗塗地的主因。七警罪名成立囚兩年,警務處長陷入兩難。維護紀律,依法嚴懲,就保不住紀律部隊的忠心;照顧得了部隊的感情,則置法紀於何地?日後怎執行紀律?這些事情,根本一早就不應由它發生,因為發生了就沒有解藥。梁振英以為自己高招,七十九日任由學生佔領,每日傾其警力巡邏,目的是弄到雨傘運動神憎鬼厭,然後不需武力鎮壓作最後清場。有多少名抗議者,都抵禦不了五千、七千警力。但警隊就因而疲憊不堪,遷怒於佔領者;佔領者看不到前路,終於「勇武」。為買忠誠,處方不得不護短,情勢就此形成,便全部都是輸家。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