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特首必須修補的三重關係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今年是回歸20 周年碰上特首選舉年。近來關於這場「跑馬仔」的新聞無日無之,無論有沒有「投注」的份兒,只要是香港人,都在談論這場賽事。

然而,一場如此重要的選舉——影響我們往後5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選舉——以「食花生睇跑馬仔」的高度和深度去看,未必足夠。我們是時候用宏觀的角度,去檢討、審視香港問題的核心,以及一名稱職的特首應該具備哪些條件。

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政治環境複雜度媲美任何主權國家。正因如此,我認為一個有意執政的人,至少應該洞察出下列這三重關係:香港人之間的內部關係、香港人與特區政府的關係、香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前兩者所有主權國家都一定有,香港的複雜在於多出了第三重。這三重關係環環緊扣互為因果,每一重都不能免於另外兩者的羈絆,其中一重惡化必然影響其他,三者密切地影響香港的局勢。

內部撕裂非單政治

佔領運動令香港人之間的裂痕變得清晰,社會明確地分成「黃」、「藍」陣營。由於出發點不同,兩方對各種議題都抱持不同的看法,香港愈來愈缺乏互信。七警案衍生出來的各種爭議,就是最明顯的表徵。不過,身為領導700萬人的特區首長,理應有足夠的智慧,看得出這種撕裂不單來自那場運動,而是社會累積20 年的矛盾,無論是貧富懸殊、資源分配不公、青年上流之路崎嶇等等。簡而言之,只是雙方都看不清前景,而各自選擇了不同的進路。

香港人站在兩端互相指摘你死我活,其實只是第二重關係破裂的衍生物。

善治幻滅何以談信

香港人和特區政府之間,出了什麼岔子?回歸、《基本法》、一國兩制,令香港人合理地期望藉比以前民主的制度而得出一個善治的政府。但20年來,尤其是過去5年之中,我們看不到「善」字的邊兒。善治或許沒有客觀標準,但民心的變化卻是任何正常人都能看得出來。香港人逐漸不信任特區政府,近來的西九故宮事件就是一例:故宮博物院在港設博物館本來是件中性的事,如經正常程序,換來的批評未必會如今天般多;如今,顯而易見、有別於一般程序的黑箱作業,而這種黑箱作業並非偶然,香港人的忍耐已然達到爆發點。當人民感受不到政府的尊重、感受不到政府的願意聆聽,處處唯見政府的不依程序,政府又何能獲得信任?另一方面,政府覺得市民事事反對,便啟動了自我保護機制,完全向民意關門落閘。這種缺乏互信的結果,就是愈不尊重,愈不尊重便愈不信任,雙方墮入惡性循環。

西環吃飯中央買單

此惡性循環也必然會影響第三重即香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當香港人愈來愈不信任中央、對一國兩制失去信任,中央必然會要求特區政府更落力把香港「拉回來」,天秤就會自然傾向「一國」。傾向「一國」的結果,就是強調愛國愛港、強調深刻認識基本法等等粉飾太平式的表面工夫。真正的矛盾呢?早就掃進了地氈底,隨時日惡化下去。

還記得2003至2008年,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持續上升,為何近年反而節節下降?一方面,中央政府固然需為其強硬的治港作風負上責任,單單是銅鑼灣書店事件和釋法風波,輕易就令香港人最後的「一國兩制夢」幻滅;另方面,特區政府和中聯辦在港的一切作為,都很容易被算在中央政府的帳本上——即使中央否認,看在香港人眼裏,只是「賴帳」之舉罷。

最終也是政治問題

這三重關係在過去5年備受破壞, 「信任」兩字,在香港似乎是稀有資源。或者你會問:這些關係我都懂,但都是政治問題而已,經濟、土地、教育等等民生問題,特首就不用處理嗎?

其實所有這些民生問題,都建築在政治之上,都牽涉到第二重關係,任何特首都必須處理,分別在於處理問題的手法。在缺乏信任的年代,無論結果如何,處理問題時至少要做到100%跟足程序,讓市民看到大公無私,才能一點一點地重建信任。

民生事情,說到底也是政治問題,也需要政治手腕去解決。正如當前香港面對的「如何獲得土地」難題,不同特首會有不同答案。結果,仍然是牽涉到第二重關係。

你是全香港人的特首

在民主社會,選舉之後所有當選的領導人都會海納百川地邀請不同立場的人進入政府,以修補選舉所造成的撕裂。可惜的是,現屆特區政府在過去5年並沒有展現這種磊落胸襟,卻是處處犯「一左二窄」的毛病,由施政乃至用人都看得出中聯辦的影子。我們必須要記住:特首才是中央政府的在港代表,中聯辦則只是中央駐港的聯絡辦公室,它不應該有任何超越「聯絡」界線的工作。如果它以「欽差大臣」的姿態凡事干預凡事參一腳,對修補三重關係絕對有害無益。更何,下任特首若憑藉中聯辦之助而上位,上任後以投桃報李的心態去看待中聯辦的角色,這就絕非香港之福。

當然,特首不止是中央的特首,更是全香港人的特首——他╱她不是「藍絲」的特首,不是「黃絲」的特首。推動香港向前進,不可能只靠其中一種顏色。當香港出現重大爭議時,我們期望這名首長會站出來主持公道,對社會各個階層、各個陣營都一視同仁。譬如,在七警案前後出現的爭議,他起碼要指示律政司長公開向市民釐清「法治」、「公義」,以超越撐警╱仇警的視野,在理解、照顧各方的情緒之餘,維護大家共同相信的法治精神。如此才能讓香港人看到政府正為修復第一重關係而努力,而非像現任特首般當作沒事發生一樣。

我們更期望的是,即將選出來的這名新特首,會有足夠的胸襟、智慧,並且願意跨越一切勢力,勇敢地去修補上述的三重關係。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