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公義與奶茶咖啡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加入「法政隨筆」已有一段日子,今日終於正正經經地寫一下「法」。

兩宗轟動全港的案件最近宣判,七警案七名警務人員同被判囚兩年,而曾蔭權則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判二十個月,成為史上首位罪成入獄的香港特首。

結果一出,社會上議論紛紛,有人認為判刑過重有人大呼公義勝利。

我無意在此評論刑期輕重,不是因為法官高高在上市民無可置喙,法庭的裁決我們人人都有權批評——但,煩請理性持平,罵法官是狗官、罵洋人法官是「狗品支那官」,幫倒忙之餘更可能惹上官非,何苦呢?

你也會看見一些貌似理性的評論,例如「法治好緊要,但冇公義,社會好悲哀」。我們要搞清楚的是,亮出「法治」、「公義」這些bigwords,並不就代表這些言論理性正確。相反,公義和法治從來都是鴛鴦中的奶茶和咖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能夠把兩者割開來談的人,不是鴛鴦達人也一定是概念大盜。

評論判刑最起碼的第一步,是看判詞。兩位法官在判詞裏都清楚地寫出量刑起點和減刑因素,例如審七警案的杜大衛法官,就列明他考慮了警察在佔領期間所受的壓力、判刑後會失去工作和退休金等因素,而將刑期減至兩年。

他有他的理由,你當然可以不同意——顯然有被告人也不同意,所以已表明會就判罪和刑期提出上訴。

這就是行之有效、我們服膺已久的法治制度。無論你曾對社會有多大貢獻,犯了法,就得面對公平的審判,在法庭以事實和理據去說服法官或陪審團;若然對判刑不服,還可以上訴,這其實是個極簡單的概念,文明的香港人應該很容易明白。

可惜,總有人仍然停留在《大時代》思維。打感動,大多只是戲劇元素;在法庭上,還是把證據拿上面吧。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