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激動了?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經過連續三天的辯論,施政報告致謝議案連續十年被否決。正如我在最後一節發言所講,我們也希望在明年的致謝動議能投下贊成票,只要下屆特首在下個施政報告向香港人展現一個字:善。

在教育辯論那一部分,我在發言時少有地激動起來,一來是因為坐在我對面的是教育局長,心裏的火難以按捺;二來,說到將來想當巴士司機的那位同學的夢想、想起農曆年假後選擇放棄自己生命的年輕人時,情緒便來了——夢想,無分貴賤大小,朝夢想進發的每一步,都同樣可貴,為自己的夢想奮鬥,從來都絕不可恥。

那幾位決意跟這個世界告別的學生,本來也是懷各種熱血的夢想吧?

小時候我也發過春秋大夢,希望長大後能做美國總統(那時候不知道美國總統一定要在美國出生嘛!純粹覺得列根很有型),現在回看當然不值一哂;然而,異想天開就是屬於年輕人的,成年人有責任去保護他們的夢想,就像保護瀕危植物的幼苗一樣。這種「保育」工作,就是教育的重要部分。

正如我在辯論中所言,教育是社會的根本。上一代人無論有多厲害戰績有多輝煌,如果忽視教育下一代,又或者用了錯的方法和制度去辦教育,社會就會像一株枝葉茂盛但根部瘦弱腐爛的樹,莫說要進步,更會慢慢枯萎、倒下。

最近收到不少學生、家長、教師的電郵,他們訴說得最深刻的不是反對TSA╱BCA,也不是投訴功課太多,亦非教務繁重,而是他們看不見希望。他們看不到在香港現在的形勢下,繼續讀書繼續教書繼續養兒育女,會得到什麼結果、可以怎樣改變這個家;他們眼前有一大片霧霾,緊緊鎖維多利亞港。

而我所能做到的,唯有聽他們訴訴苦,最多是把他們微弱的聲音帶進議會。可惜,究竟負責「保育」工作的最高負責人,或者他的直屬上司,有沒有打開耳朵打開心扉,去認真聆聽?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