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話五年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七警暗角打人案,全部七人「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法庭彰顯公義。證據確鑿的案件,警方拖足兩年四個月,實在不合理,但公義遲到總好過無到。雨傘運動另一宗矚目的退休警司朱經緯打人案,警方既已承認「毆打」指控「證明屬實」,但至今尚未落案起訴他,欠傷者和公眾一個交代。

過去兩年香港大學定期比較市民對各紀律部隊的滿意度,警隊持續墊底,直至去年底廉署因李寶蘭事件而壞了名聲,取代警隊的民望包尾位置。

法治精神,並非簡單理解為政府立法、市民守法,應該服膺更高的原則。法律條文是死板的,管治者如何運用、想達至什麼效果,是政治判斷。法治的功能原是保障人權、弱者和公義,但管治者如梁振英視法例條文和執法人員為政治工具,小則濫發律師信恫嚇政敵,大則濫捕濫告濫權,妨礙不利管治者個人利益的調查,甚至引入「人大釋法」扭曲本地法例意思,破壞「一國兩制」。

當管治者處心積慮,利用「群眾鬥群眾」、「拉一派打一派」以鞏固一己的權位,其他所有人包括執法人員都會成為受害者,尤其在前線執法的警務人員無可避免是官民矛盾的磨心。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評論七警罪成,她說近年來社會撕裂,紀律部隊特別是警務人員承受極大壓力,情緒到達「爆炸點」,應該要諒解。

社會撕裂,人人躁動,林鄭諒解有槍有炮的警員情緒爆發,會否更加諒解無槍無炮的市民情緒爆發?誰是造成香港社會撕裂以致前線警員承受極大壓力的罪魁禍首?誰將警務人員和市民置於對立面?林鄭在政務司長的崗位,過去四年半作為梁振英的輔政重臣,又曾經做過什麼,促使或減輕社會撕裂?

七警案有其時代背景,下屆特首如果延續梁振英唯我獨尊的群眾鬥爭路線,官民關係、警民關係將無從改善,香港社會只會繼續撕裂、沉淪。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