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浪漫

        分享
author: 
楊岳橋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還有兩天,情人節就到了,先祝大家幸幸福福浪漫滿屋。

浪漫,並非情侶的專利。一個人,或一群人,到底堅持自己理想、原則時所展現的悲壯,也是充滿浪漫情懷。日本,1860年代,幕末時期。如果我活在當時當地,一定是個會追隨伊藤博文的維新志士;但說到浪漫,就不得不把票轉投給新選組副長、武士道精神之最後代表土方歲三。

熟悉新選組的朋友,可能會覺得他們好聽點說是武士,難聽點說不過是有名有姓的嘍囉,在歷史上的影響力猶如從尾指剪出來的指甲,而且是佐幕派(擁護幕府將軍,反對將權力奉還給天皇的勢力),是奸的,只不過是後來的小說動漫電影電玩把這幫人美化了罷。

但日本人自有一套敗者美學,對忠於理念、力戰而敗的人,推崇程度甚至比戰勝的人更高。新選組初時只是京都伏見區的地方警察,專門以暗殺等方法對付倒幕人士。身為副長的土方歲三,認為武士必須嚴以律己,所以為組員制定了嚴苛的「局中法度」——只得五條,犯任何一條都得切腹(總長山南敬助後來犯了逃脫罪,也被下令切腹),這為土方贏得了「鬼之副長」的外號。

1867年大政奉還,幕府把統治權交還予明治天皇,引發了新政府和舊幕府的一連串內戰。土方所處的舊幕府軍面對大量使用西洋槍炮的新政府軍,節節敗退愈退愈北,最後退守至北海道,成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蝦夷共和國」,土方出任陸軍副司令。

此時,由細玩到大、一起進入新選組的朋友,死的死投降的投降,舊幕府軍的藩屬更是逐一向新政府屈服,土方歲三不禁想起新選組旗幟上的「誠」字——誠,信也,純也,無偽也。

於是,土方託人將自己的配刀「和泉守兼定」送回東京日野市的老家,以示「我不會回去,也回不去了」。

1869年6月,新政府軍對蝦夷發動總攻擊,土方為救新選組隊友中槍而亡,時年34歲,遺體去向不明。

看在很多現實主義者眼中,有些人的信念或許過於執著甚至不合時宜,但面對抉擇時堅持信念始終如一、體現自己所相信的「誠」的人,就算難以百分百獲得認同,卻也值得百分百敬重。

今天,我們身邊還有沒有土方歲三?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