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了十五年的白紙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曾俊華競選政綱提出,「汲取2002至2003年立法不成功的經驗,盡力推行23 條立法」, 「必須經過充分的公眾諮詢,包括發表建議條例的『白紙草案』」, 「立法可按『先易後難』的原則分階段進行」。

筆者同意一旦要推行23 條立法,白紙草案是必須的。它可以讓公眾了解立法的原則和方向,更重要是有法案條文初稿,市民就能夠具體回應;否則,摸不清政府的底線,市民靠推敲,跟政府「影子摔角」。例如,維護國家安全是大原則,但法律條文如何界定「國家安全」才是關鍵,可以引起很大爭議。一般情,政府在白紙草案諮詢階段充分掌握民意,調整其立法建議,然後正式向立法會提交「藍紙草案」,進入立法程序。

2002 年時,筆者以大律師公會主席身分呼籲政府採用「白紙草案」方式諮詢公眾,董建華政府卻因為企圖快刀斬亂麻完成《基本法》23條的本地立法工作而一口拒絕。

利用白紙草案推動23 條立法的時機錯失了,因為香港人在過去15年的糟糕經歷,禮崩樂壞、社會撕裂,身分認同、警民關係、官民關係、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信任,不可同日而語。

要在此刻大幅增加行政機關尤其執法部門的權力,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立法時機已過,唯有再創造,而不是硬闖。

平日慎言的曾俊華竟然說一旦當選特首,將會同步處理重啟政改及23條立法,盼在2020年立法會換屆前完成。在目前社會氣氛,他這個目標是大錯特錯,癡人說夢;他如此樂觀,信心何來,令人費解。特別是23 條立法,民主派已再三聲明,沒有普選,不談23 條立法。行政立法機關經普選產生,真正向公眾問責,重建官民互相信任,才好處理23 條立法這個憲制責任。

曾俊華說單靠大方針解決不了香港積壓已久的問題,要回答「如何做」(how)。那麼,公民黨稍後與他面談,就請他講解,如何做到既休養生息,修補社會裂痕,恢復元氣;又在兩三年內同步完成23 條立法和重啟政改的宏大目標。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