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籤師傅也犯法?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葉劉淑儀應節,初三赤口與車公廟解籤師傅隔空駁火,陳居士只不過說葉劉前年被麒麟撞,或會「衰三年」,葉劉便「提醒」他,言論若影響選舉結果,可能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陳居士妙語回應: 「告得入我幫佢挽鞋。」這不只是一則花邊新聞,而是令人認識葉劉的本質。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16 條訂明,發布關於候選人的虛假陳述要達至「關鍵程度」或「關鍵性誤導程度」,藉以促使或阻礙候選人當選,屬舞弊或非法行為。陳居士的言論嚴重到這種違法程度,阻礙葉劉當選嗎?估計法官都難以信納。

若論最落力發功影響選舉結果,非中聯辦莫屬。中聯辦接觸不少建制派選委,為林鄭月娥拉票,是公開的秘密,連葉劉黨友田北辰都收到拉票電話,形容為「無形之手」在操控選舉。

以葉劉邏輯,中聯辦與陳居士無異,是在引導他人相信林鄭是真命天子,試圖影響選舉結果,阻礙葉劉當選,屬舞弊或非法行為,而且,中聯辦插手香港內部事務,違反《基本法》第22 條,罪加一等。為何葉劉雙重標準,只罵解籤師傅,不罵中聯辦?

赤口另一則花邊新聞,是兩位女士狹路相逢,林鄭說「唔好意思阻住你」,葉劉回「唔緊要」,是否語帶雙關,當事人才知道。葉劉表面上好似勇字當頭,但其實仍在仰中聯辦鼻息,是寄望中聯辦在其他方面提攜她?

至於中聯辦力捧的林鄭,要做公關騷,卻連基本的判斷能力都欠奉,500元贈予內地來港行乞老婦。林鄭可知道,好有可能老婦只會得到50 元,其餘450 元落入操控她來港搵食的集團口袋。林鄭不懂用八達通搭地鐵、不懂去哪兒買廁紙,竟然笑將這些「離地」行為包裝為「多年來我全部精力放在公事,所以私事『論論盡盡』」。林鄭這樣是侮辱了兼顧家庭事業、處理兩者頭頭是道的香港女性形象。

記者問林鄭,中聯辦是否為她拉票?她避重就輕地說「看不見有證據」。記者追問,中聯辦應否為個別候選人拉票?她顧左右而言他,與葉劉一樣不會說中聯辦的不是,一樣會延續「西環治港」。香港未來五年,無可能付託於這兩位女士。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