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就11.7人大解釋《基本法》104條的回應

        分享
 

公民黨就11.7人大解釋《基本法》104條的回應

2016年11月7日發出

政治亂局

1. 今次亂局是政治問題,而家人大粗暴釋法犠牲了法治精神以及香港的司法獨立去處理政治問題,不但輸掉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亦輸掉對中央治港方針的信心。

2. 人大常委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引用鄧小平於1984年關於港人治港的講話,提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安定」。事實上,該段講話的重點,正正在於鄧小平希望藉一國兩制去穩住港人對香港前途的信心。今次釋法,效果卻適得其反,讓香港人對制度信心盡失。

盡失港人信心

3. 習近平去年講話曾指出,要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不走樣、不變形」地實踐,這次釋法,將兩位領導人的努力一舖清袋。

4. 人大常委會今次釋法,聲稱宣誓人以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而監誓人有責任確保宣誓是否合法。立法會議員的宣誓是由立法會秘長監誓,此舉將立法會秘書的權力放大,由一個立會會秘書處的行政人員去決定民選議員是否可以就任,於理不合。

監誓人權力過大

5. 今次釋法也規定參選或者出任基本法104條所列公職的宣誓要求,即合理化確認書的地位,日後選舉主任有權確定或否決市民的參選權。但《基本法》第26、27條,香港人享有參選權、選舉權及言論自由,法例並無授權選舉主任審視參選的政治訴求;選舉主任無權及不應基於參選人的政見而剝奪。

6. 一個良好的制度理應杜絕特權,但今次釋法,是將一個政治特權強加於立法會秘書長,即是一個普通公務員身上,不但從制度上將原來有規有矩的法治變成人治,更是政治開倒車。 一個由無民意授權的公務人員,可以以任何方式決定幾萬名選票的民意代表是否有資格進入議會,情況非常荒謬。

7. 香港有法院同司法程序去處理這個政治問題,並非一個公務員職權範圍,亦有違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傳統。

政治打遏非建制派

8. 今次釋法有一個客觀的政治效果,受影響的議員可能不只限於梁游兩名未能成功宣誓的議員,而其他獲重新安排宣誓的議員,也可能受影響。若此情況屬實,將直接改變到自九月立法會選舉後非建制派在立法會內的優勢,扭曲選民意願,讓非建制派更難制衡建制派及港共政權。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