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教育 三輸局面;孩子福祉 何去何從?

        分享
 
新聞稿
1月4日發出
 
融合教育 三輸局面;孩子福祉 何去何從?
背景
香港融合教育關注協會SEN Cares是由一群關注香港「融合教育」的家長組成。我們一致認為在主流學校就讀《有不同學習需要》(又稱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融合生)均有權獲得恰當、具體及全面的教育和訓練,希望政府當局重新策劃及全面檢討香港「融合教育」的政策、推行及監管。
 
《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類別大致可分為九類:特殊學習障礙 (SL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自閉症(ASD)、溝通障礙(CD)、情緒行為問題(EBD)、聽覺障礙(HI)、智力障礙(ID)、肢體殘疾(PD)、及視覺障礙(VI)等。學校內的SEN學生類別數目,以接收四至七類不同學習需要學生最為普遍。
 
有專家研究指出香港約有10%學童患有特殊學習障礙 (SLD),以現時香港共有81萬名中小學生計算,估計約有8萬名學童患有特殊學習障礙 (SLD),此數字仍未計算其他八類《不同學習需要》,可見學生之需要實在不少。
 
香港「融合教育」計劃已推行超過十年,可是,現時「融合教育」及各種支援服務十分零散,沒有配合;同時整個教育制度均對融合生不被普遍接納,從評估過程及結果、入學及選校、學校配套、社區支援、專業服務提供等,均出現不少支援不足及配套不到位的問題,以至學生、家長、校方都成為了制度的受害者。
 
家長及孩子面對的挑戰和困擾
個案一: 家齊及媽媽分享
家齊有高IQ,但他亦有讀寫障礙、自閉症傾向、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小小年紀已嘗盡讀寫障礙帶來的學習困難和心理壓力。
 
家齊在升上了小二時,有一晚他吃飯時突然失控地說:「你們是不是想逼死我?」細問及聯絡老師之後,才知道他因為不能背誦乘數表而害怕不能參加聖誕聯歡會,然而後來我才知道家齊亦曾經因為默書不合格及不能背誦乘數表而被罰站。我不禁一問為何老師輕易覺得有學習障礙的學生是懶惰、無心向學、特意搞破壞……只需要強逼、懲罰、威嚇及給予家長壓力,以加強家中管教……便能有所改善呢?究竟教育制度是否在欺負這些學生?為何只可用一種評核方法去評定學生的優劣?其實懲罰小朋友天生看不到的障礙,是對他們不公平,對問題不但沒有任何幫助,更會令他們更自卑或更敵視欺負他們的人,還會溝成社會及家庭問題。
 
我們認為這並不完全是老師的責任,而是整個教育制度出現了問題:資源不足、培訓不到位,以致老師疲於奔命,有些沒有認知及對《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理解有誤的老師,不懂怎樣處理《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行為問題,只好以懲罰及壓迫來處理學生問題,以作交代,結果融合生未能得到恰當的對待、處理方法及學習環境,老師、學生及其家長會在課堂內外發生事情後,面對有關不恰當的處理方法而受到困擾,家長及融合生的擔心及不適當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個案二: 老師也會面對的困難
一位既是家長又曾經當過老師的蕭太的分享
蕭太和丈夫同是持有認可教師資格的,她和丈夫出席了超過90小時由不同部門、團體及機構舉辦有關「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的講座或課程,另外加上超過1000小時單對單對著自己有學習障礙的兒子,現在他們夫婦都未能大膽講出可以有效應付這類學生,與及可掌握教導他們的教學方法、技巧及處理孩子的問題,因為除了牽涉學校及家庭外,還有社會教育制度及其他配套也同時影響著的。何況有關當局只要求每間學校需要有10%老師接受過不少於30小時的特殊教育訓練,足夠嗎?
 
《有不同學習需要》可大致分為九類,但每間學校只有10%老師曾接受不少於30小時的特殊教育訓練,大約每種學習障礙只有3小時蜻蜓點水式的時間以學習辨識、應對等低層次教育概念的課堂,你可想像怎會足夠?
 
我們認為,如要做到「融合教育」,就應該要全校老師都要擁有應付和教導各類《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能力,加強老師接受的培訓,讓老師真正掌握到《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特性、處理及教育方法。
 
我們的信念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廣義來說,因材施教;所謂有教無類,現今社會合時的演繹應為「分類而教」。每位學生都應該需要因應他們的能力、性格及進度來學習和發展個人潛能。將來長大後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事業及家庭,是社會的資本及棟樑。
 
融合的意義及主要理念也是令到不同能力、性格和進度的學生可以一起相處、互相扶持,學習互相欣賞、包容和接納別人與自己有不同之處。
 
建議及要求
我們有一點大原則及四點具體要求,期望特首於施政報告中接納我們的意見:
 
大原則:重新檢討整個「融合教育」制度
整個「融合教育」制度千瘡百孔,我們認為問題並不是個別老師的水平不足,亦不是學生問題,而是整個制度需要作出改進。制度的改善得益的不只是有學習障礙的學生,還有整個基礎教育,使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能與時並進。
 
政府當局對整體教育方針、《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評估、個別學習進度及環境的需要、教學及考試安排、教師培訓、社區及家長支援、提高社會人士的認識等,都必須重新檢視。處理融合生,不應以問題為本,從負面的角度來看;反之,應以權利為本,從接納的角度來制定政策及制度。同時應正視與參考專家及外國的經驗,以改善「融合教育」的整體問題。
 
具體要求1. 增強監察機制
教育局應做好監管及把關的角色。監管現有「融合教育」執行指引的成效,以及投放在學校以幫助校內《有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資源運用成效。除此之外,監管支援學校《有不同學習需要》的「外購服務」機構的服務成效及質素的措施也是非常重要的。
 
具體要求2. 檢討/增加專業人員的數量
要有足夠的專業人員作診斷、治療或有關協調工作,如教育心理學家、兒童精神科醫生、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心理學家、教育支援人員、社工等等,縮短融合生排隊等候斷症及接受治療的時間,珍惜或避免錯過「治療黃金期」,同樣也是他們的「學習黃金期」。
 
具體要求3. 增強教師培訓及學校「支援組」工作的透明度及其功效
促使家校合作及增強學校「支援組」的成效,學校必須同時增強支援組的組員對學習障礙的認知,安排足夠的人手、財政及時間等資源,以處理繁瑣的跟進事項、校內外會議、家長會面及溝通、學生表現報告、有關文件及記錄等行政工作。此外、支援組與教育心理學、其他的有關專家、外判訓練機構的密切聯繫也是必須的。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辦學團體、校董、校監、校長、老師及其他教職員的支持也是不可缺少。
 
具體要求4. 廣泛教育及宣傳
增強公民教育工作及廣泛宣傳,使社會人士(包括教育界及家長)更認識「學習障礙」,接納他們,不應存有歧視,認識融合生有權獲得平等的學習機會。
 
總結
我們的孩子,「一個」都不能少,實在不能浪費任何小孩的光陰。我們需要香港的兒童獲得平等教育機會及訓練的權利,締造香港成為一個尊重兒童權利的社會!不論是融合生或一般學生,也應有權接受高質素的教育及學習環境,這才是真正的「無障礙學習」!
photo: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