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議員就協助市民應對經濟波動議案發言

        分享
 

主席:

最近接連有小商鋪,懷疑因為超市施壓,搞到要賣貴貨,不就犯就斷貨,一罐可樂,原本可以賣2.7蚊,平過超市一個幾毫,有雜貨店將公仔麵賣3蚊一包,希望薄利多銷,益下街坊,小店賣平野,市民同老闆皆大歡喜,但都因為大財團趕盡殺絕,搞到大家想飲罐平可樂,想食啖個平麵都無,一定要幫襯P字頭、W字頭的大超市,令社會上不滿地產霸權的情緒,更加高漲。

本來,地區上的小店同鋪頭仔,是緩衝超市加價,讓基層市民慳得一蚊得一蚊的選擇,亦是為低技術,或者年紀較大的人士,創造就業,但可惜,大部分都不敵大財團的壓力而執笠收場。香港的製造業已所剩無幾,市場工種狹窄,很多低技術、低學歷的市民,或者新來港人士,在無得選擇下,只可以長時間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如果是年紀大一點,即使他們肯挨,僱主都可能唔肯請,結果他們可能只能依賴社會福利援助。

可惜,開鋪除了要面對超市競爭壓力,香港租金高昂,更令很多有意作小本經營的市民卻步,擔心血本無歸,加上不少屋村的領匯商場,不斷加租,逼走很多不是連鎖式經營的小商戶。

曾蔭權較早前話,「租金是經濟狀況的反映,當經濟好時,租金便會高。」當小商戶同中小企的經營水深火熱,個個月被租金壓到透不到風時,曾蔭權卻講風涼話。他把香港的租金與曼哈頓、東京、倫敦等城市比較,結論是同樣高企,並指這是發展成功的代價。租金貴,不是代表香港好成功,只代表社會的財富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上,其他大部分中小企、小商鋪或者小本生意都被趕盡殺絕,「小市民想搵啖飯食都好難」。

因此,公民黨的陳淑莊議員在修正案中提出,希望政府從新檢討現時的小販政策,在不影響地區小商戶的營商環境下,容許創業者以不同模式,進行買賣。現時,特區政府為了易於管理,嚴格限制發牌方式,將街頭小販數目減至最低,但這項政策扼殺了很多人的就業機會。

如果小市民可以獲得小販牌照,發揮所長,做一點小買賣,其實是可以自力更生,令社會資源更能集中支援,更有迫切需要的人士,而一些需要特別照顧家庭的人士,例如要照顧家中長者的婦女,因為未必能夠長時間在外面工作,從事小販工作,可以令他們有機會幫補一下家計,或者有些閒錢使。

除了檢討小販政策,我們希望政府照顧在領匯商場被逼遷的小商戶,這些小本經營,本來可以為市民提供多一個選擇,不一定要幫襯連鎖超市,或者連鎖快餐店,但因為無錢交租被逼走。

政府應該將區內因為殺校而空置的學校、閒置的政府工廠大廈,一些依然由房委會擁有的商場或者停車場,改建為小型商鋪,鼓勵不能續租的領匯商戶或有意創業的人士,令傳統的小商販可以繼續做生意,年青的創業者,亦都有機會嘗試創業,做小老闆。

目前的「社區經濟發展計劃」,其實都有助在地區層面上,注入經濟活動,提高地區上基層人士的工作機會,建立鄰舍網絡,是有效的地區為本扶貧工作,但政府在批出服務合約時,傾向支持具規模、資金充裕的組織,令小本經營,或者合作社模式營業的地區人士或團體,難以生存。政府應簡化服務的申請程序及限制,讓區內人士可以優先取得服務合約的機會。

政府時常話,香港經濟隨時因為外圍經濟衝擊而逆轉,市民可能因為被裁員而無路可退,促請特區政府善用餘下任期,盡早落實「防風措施」,協助市民及企業應對可能突如其來的失業問題。在離任之前,為市民做啲好事。

主席,本人謹此陳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