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就反對外傭享有居留權動議發言

        分享
 

主席:

今天,我們要在議事堂內公然辯論尚在法院等待上訴的外籍家庭傭工申請居留權案,企圖通過「本會反對外傭享有香港居留權」動議,這是肆無忌憚的立法機關向司法機關施壓行為。這種用立法干預司法的所為,會破壞香港司法獨立的基石。公民黨對此感到十分憤怒和遺憾,亦表示強烈反對。公民黨會做我們可以做的,令任何包括上述一句的議案不能通過。

在外傭案上,特區政府已表明會提出上訴,法院亦正陸續處理餘下兩個覆核個案。法院能根據法律原則,解釋《基本法》24(2)(4)條白紙黑字條文,判定外傭能否用在港工作年數來申請香港居留權,是我們捍衛司法獨立者必須執著的。偏偏建制派選擇在此時此刻,借助立法會的平台代法院回答這個正由法院處理中的詮釋法律條文問題;並抹黑司法核覆申請人及其代表律師,渲染外傭申請居留權的問題。做法已超出純粹表達意見的界線,是赤裸裸地向法庭施壓。

香港一直奉行「三權分立」,行政、立法、司法互相制衡,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離任前留給香港人很珍貴的一段說話,他說,「香港必須堅持司法獨立,只有獨立的司法機關,才能確保行政、立法機關的運作符合《基本法》和法律規定,才能保障市民權利和自由,而這些基本權利和自由,正是香港制度的精義所在。」

可悲的是,過去好幾個月,行政機關在外傭居留權案上,甘願與建制派合力演出這齣自編自導自演的釋法鬧劇,這齣大作先由無名無姓的「消息人士」揭開序幕,放風恫嚇港人有五十萬外傭連家人湧港,繼而有建制派拿著這個不明來歷的「消息」不斷誇大,當港人被這齣鬧劇折騰得惶恐不安,擔心香港的社會福利、醫療、房屋和教育制度會隨著案件宣判而崩潰之際,在一夜之間,全港九新界各區突然同時出現一模一樣抹黑公民黨的橫額,耗費如此龐大的人力、物力的大製作,無非想觀眾接受只有釋法治港,才能大團圓結局。

但這齣戲已經到了劇終的時候,我們要返來現實世界,我們是時候認清真相。

真相是,所謂有五十萬外傭及家人湧港之說,「政府從來無證實個數字係岩既」,在約十二萬五千名居港滿七年的外傭中,究竟有多少符合連續居港七年的條件,更是不得而知。我只記得,當年擔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親口說居港權問題會帶來167萬內地新移民,希望葉太在重施故技恐嚇港人前,交代一下當年是否誇大數字?

真相是,外傭即使符合連續居港七年的條件,仍要令入境處相信她以香港作為永久居住地,絕非自動獲得居留權。所以,我見到自由黨雖然不斷向外界宣傳外傭湧港論,但其主席劉健儀在報章撰文都只是說,外傭是「可以有資格申請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因為她都理應知道,兩者是有明顯分別。

真相是,入境處絕對有足夠權力為香港守門口。香港的入境處跟世界各地的入境部門一樣,可以行使酌情權決定什麼人可獲得居留權,以達到控制人口的目的。正如外傭案中,主審的林文瀚法官表明,入境當局當然有權施加條件,限制外籍人士入境逗留及取得永久居民身分,只是採用的手法是否合憲。

葉劉淑儀議員身為前入境處處長,不斷矮化入境處的把關能力,把基本法對非中國籍的人申請居港權說成無險可守。我問她:「究竟知唔知道,咁多年來被入境處長指未能通過24(2)(4)中「通常連續居港七年」和「以香港作永久居住地」這兩關的個案,有多少能在司法覆核中成功勝訴,推翻入境處的決定?」她應該心裏有數;我知道是少之又少。若非如是,何以許多民運人士不能持有效證件來港?曾參與學運的楊健利先生本月七日應公民黨邀請來港,出席辛亥革命百周年學術研討會,同樣被拒入境。為何入境處對著民運人士可以強硬,對外傭的申請又忽然變得軟弱無能?只能說,「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未來一年將有幾場重大選舉,公民黨知道,建制派扭曲事實,不斷將外傭居留權案的影響誇大,無非想一石二鳥,既達到攻擊公民黨,又可做到人大釋法常規化,達到釋法治港之效。

「五十萬外傭連同家人湧港」根本就是一個假議題。入境處絕對有足夠權力為香港守門口。跟世界各地的入境部門一樣,入境處可以行使酌情權決定什麼人可獲得居留權,以達到控制人口的目的。這種屬於入境官員的無上權力,曾申請移民的香港人必有所感受。

現在,放在我們面前有兩條路,一是我們繼續迷信虛假的數字,繞過法院判決,尋求人大釋法,令香港的司法獨立一去不返;二是我們堅守法治的正途,尊重法院的判決,這條路可能受到許多威嚇、許多考驗,但換來我們的生活繼續得到法治保障。

公民黨和香港人一樣,當然擔心剎那間有大量移民湧入。但我希望基於以上討論,大家會明白這個擔憂是不會發生的。我更衷心希望,香港人不要為了一個假議題,而破壞香港得來不易的法治基石。

法治不是我們吃飽飯沒事幹拿來鑒賞一番的奢侈品,是關乎我們基本生活有否保障;關乎我們的家園會否被無故遷拆;關乎我們的孩子會否吃了毒奶粉追討無門;關乎高鐵追撞人命傷亡會否沒調查就掩埋證據。

我們不想這些情況出現在香港,我們就要珍惜法治。公民黨以此與香港人共勉!

主席,本人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