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的部落格

        分享

對這荒謬無道的政府,我們要化悲憤為力量

正當近日的新聞稍為平靜下來之際,我們的特首又燃起了新的話題,誓要再次拉低已沉痾不振的民望。

十年前,有謠言梁振英有興趣參選特首,已有不少關於他品格的負面批評。基於我的專業背景,凡事都講求程序及證據,我需要一些他說過的話或做過的事,作為例子以佐證。

有趣的是,他朋友不多。 沒有太多人可以具體地指出他究竟做過甚麼,我聽過最「具體」的例子,是說如果中央下指令要他拘捕十個人,為安全計,他會拘捕一百個。當然,那不算證據。後來有一宗眾所周知的法院案例,法官裁定梁振英是一個不誠實的證人。嚴格來說,這仍可說是一名法官的意見,有待再觀察。

我對梁振英的保守作風早有心理準備,在政改議題上,從沒有對他抱有任何期望。但最少我以為他是一個聰明人,沒想像他可以愚蠢到這個地步。

他經常責怪傳媒及民主派不給他好日子過。其實他的盟友及「梁粉」已足令他經常陷入困窘,毋需敵人。最近,我逐漸意識到他根本毋需「梁粉」為他添麻煩,他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他總是在自掘墳墓。

比如連「吳得掂」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在八月時亦已意識到需要淡化處理林慧思老師事件,但一周後梁振英又撩起戰火,在天水圍地區論壇內高調發言,下令吳克儉就林老師事件提交報告,進一步撕裂社會;行會成員張震遠及林奮強因醜聞纏身而辭職,特首反而要求向廉署投訴的人向兩位道歉,令人啼笑皆非。

這個月有更多例子,有傳聞梁振英正考慮委任馮煒光出任行政長官辦公室新聞統籌專員,若消息最終落實,這特首實在奇蠢。他的內閣成員一個接一個地倒下,只能怪自己眼光與判斷,又怎能把責任歸咎他人?

在亞太經貿合作組織會議上發生的尷尬場面,缺乏外交經驗是對他最寬容的看法,梁振英完全不是亞基諾三世這老奸巨猾的對手。菲律賓人質事件的傷口三年後再次被撕開。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剛決定不發出免費電視牌照給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完全偏離一切原則,違反了早已公佈不設牌照上限的政策,違反了鼓勵創意產業的方向,違反了自由市場競爭的方針。王維基賣了寬頻準備了53億作投資,買地建廠房,挖角吸引業界精英,招聘了數百員工及已製作了數百小時的劇集(短短一集在網上試播已吸引70萬點擊),萬事俱備只待審批。廣管局 (現稱通訊局) 亦早在兩年前建議發出免費電視牌照。公眾一直在等得不耐煩,政府卻莫名其妙地拖延。最終在本周公布結果,只發牌給其他兩個申請者而不發牌給最有誠意及最積極的王維基,「一籃子因素」卻沒有一個解釋,更沒有上訴。

以上的種種事件,若「正面」來看,我終於找到一個多謝梁振英的理由。在爭取真普選期間,我們很難向普羅市民解釋「真」「假」普選的分別。為何我們堅持2017特首選舉不設任何篩選?現在我可以借用免費電視牌照事件說明:一班小圈子特權人士,認為市民沒有能力在不同電視台中作出選擇,認為市場只可容納四間電視台,所以行會內的精英為我們預先篩選了四間,政治絕對影響生活。最諷刺的是,政府說不接納王維基的申請是因為免費電視市場也要「循序漸進」,同樣詞彙出現在《基本法》第45條及第68條有關落實普選的條文中。是的,你可以等,終有一天會等到,但在此時,香港電視網絡已含淚宣佈要裁員320人。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但有一段很長的日子,每當我下班回到家裡,看到電視機,我會不由自主的憤怒起來。我感覺到政府虧欠我們的實在太多,不容許電視行業間的競爭,令創意工業萎縮,浪費我們的時間。王維基問「香港仲有冇公義?」,我說不要混淆香港與香港政府,這政府不代表我。我們不能眼巴巴看著這政府一步步摧毀原有的香港精神,我們要化悲憤為力量,這星期天,下午3時,再遊行去!

余若薇

令港人自豪的七月

各位黨員:

令港人自豪的七月

七月由一場浩浩蕩蕩的遊行示威揭開序幕。無論實際遊行數字如何,這趟毫無疑問是十年內第三大的大型示威。暴雨及三號風球的強風,令維穏音樂會及支持政府的集會提早結束,但卻無阻市民爭取普選的決心,繼續高喊那個乏善可陳的特首下台。

遊行人數之多令大隊今年比往年提早了半小時,下午2時半已經維園出發,三小時後隊尾才完全離開維園。我身為香港人感到自豪,縱使全身濕透,我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在遊行隊伍的面上,可以看到不是憤懣,而是希望。

公民黨以及其他多個組織都籌得破紀綠的捐款。我們衷心感謝義工們的辛勤工作和市民大眾的慷慨捐助。

香港得唔得?

各位黨員:

香港得唔得?

本月最常見的英文字一定是「Duck」。5月2日,荷蘭藝術家荷夫曼的黃色充氣巨鴨蒞臨香港,無論在電視上、報章上、網絡上、臉書上,甚至在商店及報攤上,鴨蹤隨處可見。黃鴨,於我這一代人並不陌生,兒時泡泡浴正是這小黃鴨相隨。

回想上屆立法會選舉,我聯同郭家麒以同一張名單出戰新界西選區,選舉團隊奉上一對黃膠鴨給我們作為吉祥物,取其音「Duck」,喻意我們「一定得」。這吉祥小黃鴨現靜躺在我的書架上,似是提醒我是次選舉「唔得」。

曾經,我們以為荷夫曼的黃色巨鴨在香港也「唔得」了。抵港不久,黃鴨受不了風吹雨打而扁塌,我們都見過不少它垂頭喪氣、皺皮悽涼的樣子,不過依然可愛。

主席家書

各位黨員:

黨慶.籌款.假普選

我們一直憂慮,即使香港有普選,也不會是符合國際標準「普及」而「平等」的真普選。我們擔心參選門檻高、不單只小圈子提名,還有小圈子預選等各關卡。

最近,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於深圳會見建制派議員,發言全文見:http://www.locpg.hk/big5/shouyexinwen/201303/t20130327_7136.asp)。小心細閱下,發現不單「真普選」,原來「假普選」,亦是遙不可及。

喬曉陽定下三條底線。第一,北京承諾香港會有普選,似乎是好消息,但不要忘記,甚麽是「普選」,由北京界定;第二,特首必須「愛國愛港」,「不能對抗中央政府」;第三,普選的方法已訂明於《基本法》之內,別忘記誰擁有《基本法》的解釋權。

主席家書

各位黨員:

過去一個月十分充實刺激。特首梁振英向《信報》專欄作家練乙錚發律師信,指練一篇評論文章誹謗。我隨即把該文章上載臉書,發起「歡迎特首告我誹謗」,超過5000網民支持,廣發該文章。行動更勝千言萬語。梁振英若告我們誹謗,我們無懼成為被告。

政府越想收緊言論自由,我們越要堅持所說的話所做的事,而且要不停說不停做。

近期,本黨有3個立法會議員地區辦事處開幕,分布在筲箕灣、香港仔海怡半島和美孚,另外兩個即將在將軍澳和東涌啟用。每個辦事處開張我都出席,除了品嚐美味燒豬,亦給勤奮的地區主任打氣,期望不久之後招攬更多地區主任。

3月17日黨慶7周年,盼與黨友新知舊雨摸杯共聚。4月19日籌款晚宴設表演及拍賣環節,陳淑莊和嘉賓曾志豪合演棟篤笑,湯家驊的演出內容暫時保密,但他保證有驚喜,我已提他只要「喜」不要「驚」。希望黨友帶朋友齊來支持黨的活動,若未能抽空出席,歡迎隨緣樂助,多少無拘,感謝!

上星期林鄭月娥司長邀請本黨立法會議員與我到她的官邸,據她說,本黨議員陳家洛成為今年「問題王」,就財政預算案提交政府500多條問題。我十分理解,就算在沒有拉布的日子,立法會繁重工作做極不完,已有5名兒女的陳家洛生產力毋容置疑。

轉個嚴肅話題,執委會在日前的集思會討論政改,我們同意加入泛民新平台共商普選方案,本黨前秘書長鄭宇碩教授擔任新平台召集人,聯繫越多政黨與民間團體越好,盡快達致共識方案,迫使政府啟動政改諮詢。

法律學者戴耀廷倡議「佔領中環」力爭真普選,3月21日晚上他應邀前來本黨總部,各位黨員若有任何疑問或意見,可直接跟他對話。

近日有關特首必須「愛國愛港」、民主程序等於有篩選、功能組別符合普選等放話,令人憂慮。未來幾年是關鍵,香港能否有真正普選,需要我們努力不懈、團結和堅持,互勉之。

主席
余若薇

主席家書

各位黨員:

恭喜發財!Notebook, iPad, iPhone大行其道,傳情達意不再需要紙筆,幸好尚有農曆新年,保存了毛筆寫揮春的傳統,過去一段日子我馬不停蹄到各區擺檔為街坊寫揮春,最勤力的一天 是連跑三場:2小時大角咀,2小時紅磡,3小時梨木樹,總共7小時(未計車程)!「民主萬歲」、「自由萬歲」寫得多,今年有市民要求寫「司法獨立」,我相 信他是受到最近律政司建議終審法院藉人大釋法解決「雙非」一事困擾。市民要求寫什麼,直接反映他們最關心什麼,寫揮春是體察民情的一個途徑,不要小覷。

2月4日至9日,希望你們來到黨的維園年宵攤位,位置跟往年差不多,靠近網球場和草地那邊而非電車路,老遠便會見到黨旗在「41」號攤位高處飄揚。

不經不覺黨快將7歲生辰,3月17日舉行7周年慶祝活動,你們即將收到邀請函,希望新知舊雨前來一聚。黨內團結一致,我們才能一起捍衛社會公義,服務市民。

我們都是一家人

各位黨員:

我們都是一家人

從政者經常被質疑欠缺誠信,我要一開始就向大家表白。我懷著戰兢的心情當上主席,第一封家書就是誠懇請大家幫忙。

我對組織工作沒有經驗。我黨人數不多,但不代表工作簡單。加入公民黨的同仁都對本黨有相當高的期望。我們要增強本黨、達致市民大眾對本黨的期望而同時又發揮黨員各自不同的能量,如何著手?

最近,執行委員會設立了四個新的工作小組,包括: 黨員發展:以加強黨員向心力及黨員開發,由本人負責;政策支部發展:檢討及鞏固政策支部,由內務副主席陳清僑負責;籌款發展:提出新的方法為黨籌募經費,由黨魁梁家傑負責;修改黨章:檢討及劃一各支部的章則工作,由秘書長賴仁彪負責。現有的委員會仍會繼續運作,當中包括由秘書長主理的地區發展委員會。

主席黨誌

麥克阿瑟——《父親的禱文》 (1952)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我黨成立而來,一直持守中間進步的定位、堅守原則及據理力爭,在政治上給予香港一個有別於其他黨派的選擇。

若是只論回報,在現階段這個位置也許不是最令人雀躍的。然而我卻堅信,正正由我們來開拓一種新的選民基礎,為邁向執政作前瞻性的準備,是香港需要的。

我不天真地以為只要心想,便會事成。其實,在日漸兩極化和鼓噪的政圈氣氛中,市民被迫只可以在「顛覆阻撓」和「穩定和諧」二擇其一,所謂中間進步的工作越來越不起眼。同時,當權者樂於趁機加深市民接受現狀、抗拒改變的無助感。

說老實話,講「穩定和諧」的人,不一定同時在追求民主、自由和公義的。擁抱專制的政客所指的「穩定和諧」是一種製造順民的心戰手段。與此同時,抗爭舉動本身縱有自足的意義和價值,不時達到「搶眼球」的效果,可惜連串的動作依然未有為整體社會轉變帶來真正的希望。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剛過去的星期天我一口氣參與了由民間團體組織的三場示威遊行,包括鯊魚保育、國民教育及警權濫用等公眾應該關注的議題。

能夠跟黨員、朋友和支持者見面同行,在大家關心的事情上一起行動,是十分值得的。在全天候「在線」的網絡世代當中,直接、面對面、有深度而「在地」的溝通其實更為重要。

這些朋友不介意在炎熱潮濕的日子出席遊行,而那天正好也是母親節,人數肯定不會多,我開始思索什麽可以驅使這些朋友毫無計較的參與群眾運動?

我的觀察肯定是表面和有限的,所以我得邀請大家找機會交換意見。

首先,參與的意義是要用一貫積極正面、勇於承擔和身體力行的方式,伸張正義。

第二,集體行動其實最終都是依靠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影響。倡議人要特別熱心積極,努力去做有意義的事情,才有感動和影響他人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