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分享

主席黨誌

尊敬的黨員黨友:

因為我想和大家談談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所以這個星期的黨誌被迫延遲發出。

這次的財政預算案對你、你的家庭、社區、甚至整個香港有什麼意義呢?在我看來,政府應藉財政預算案提出實際的措施去照顧各階層市民所需,並為不斷提升整體生活質素及社會可持續發展作長遠投資。

因為預算案對於香港的未來影響深遠,從中也反映當權者是否對香港有真正的承擔。

可是,特區政府一再令香港失望了!曾俊華司長剛愎自用,對所有良好合理的提議根本聽不進去!
假若我們就此作罷,希望問題會自然消失,或以為這一切與我們無關,實在是自欺欺人。

主席黨誌

尊敬的黨員黨友:

「毫無疑問,我們正活在激奮人心的時代,但同時是危險的時代。」一位埃及學生這樣對我說,「人民急於啓動民主及經濟改革,因為歷史的機遇千載難逢。」

這種對變革渴求讓沉睡許久的中東人民蘇醒過來。即使身處香港,「權力歸於人民」的壯觀場面都令我們深受感動。而強大的集體政治意志所表明的,是人民對權力與責任感的自覺認知。

不過,首要的是,政治意志必須基於堅實的理念及價值觀。若我們說不出任何願景和方向,爭權逐利的政治遊戲會將我們帶到哪裡?

公民黨也參與不同的選舉。而公民黨創黨的理念和宗旨,就是我們參政的基礎:

主席黨誌

尊敬的黨員黨友:

先跟大家拜個早年,祝各位兔年身體健康,「兔」氣揚眉!亦特別感謝和嘉許我們秘書處職員過往的辛勞工作。

不知道有幾多黨員黨友的生肖屬兔,而我知道於兔年出生的名人包括:愛恩斯坦、法蘭仙納杜拉、教宗本篤十六世、安祖蓮娜祖莉、畢彼特、尊尼‧特普、碧咸、雲妮侯斯頓等等,連一些名聲不太好的肖兔人士名單我也有一份,想知道的話不妨與我聯絡!

為了擴闊及加強公民黨與公民社會的連繫,我們已經展開每月一次的公共政策論壇系列。我很高興地向各位報告,於上週三(26 日)舉行、打頭陣的「地產政治討論會」上,有超過 70名黨員黨友參加,討論氣氛熱烈。下一個論壇將就 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的本地立法為題,闡釋我黨有關方面的立場與工作,也會請來學者和民間社會的朋友交流。我們的政策支部已著手籌劃各項政策論壇及圓桌會議,請大家 密切留意我們的通知。

主席黨誌

尊敬的黨員黨友:

各位好!有賴各支部與秘書處的迅速安排,我走訪支部和聆聽黨員意見的進展順利。在過往一週,我已與三十五名黨員及黨友會面、溝通,我會繼續安排更多有助維繫和凝聚黨員的工作。

一個政黨能夠持續地保持活力、成功,其組織的策略須保持透明和互相尊重。

公民黨的兄弟姊妹無時無刻都展示我們對文明政治的執著,在黨內的所有組織層面皆以開放、理性、慎思的方式去溝通互動。簡單而言,我的想法包括三個要素:

主席黨誌

尊敬的黨員黨友:

從創黨主席關信基教授接任公民黨主席,我實在感到任重道遠,明白要以虛心和負責的態度加倍努力。

我有幸成為創立公民黨的一份子,能夠與具遠見和非凡成就的黨員黨友共事,並堅持創黨的理念原則,團結爭取普選和社會公義,我為此感到驕傲。

我們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我們亦有為明天努力的共同責任。

我已經展開走訪和聆聽黨員意見的工作,未來兩年,我已預留時間去聆聽、思考、回應及定期徵詢各位的意見。
我已拜託各地區及政策支部主席、青年公民主席、我們的英語組召集人幫忙安排方便黨員的會面,並非常感謝他們的迅速回覆。我會聆聽和尊重不同的意見。而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同意加強黨的組織,提高我們政策及地區工作的能見度,及發展和善用我們多元的黨內組織,務求做到知人善任。我將努力強化公民黨與公民社會和泛民團體之間的連繫,推動政治和社會改革。

主席家書

各位姐妹弟兄們,新年快樂!

        今天要向諸位說再見和謝謝多年來的鼓勵。這是我最後一封主席家書。我經過思量,決定不談嚴肅的東西。你們也希望聽聽我談感想罷。

主席家書

黨內的兄弟姐妹們,大家好!

上一個月的家書提到「工作」的意義,就是自我生命的創造,或成就一個「像人」的自我。所以「工作」和「職業」或「專業」不同之處就是「人性的創造」這個基本特質。無獨有巧,信報財經新聞在同月十日刊登了由廖偉棠執筆的文化評論[1],其中談到艾未未的藝術觀,它居然和我的工作觀不謀而合。有人把艾未未稱為 「維權藝術家」或甚至「艾神」,廖偉棠不同意,並指出「造神」向來耽誤中國的進步。相反地,他說:「正如艾未未自己在文章中一再強調的,他只是一個個人,選擇了『通向自我的路』。他首先是一個注重人的藝術家:先做好人,再做好一個藝術家」。同時,他引述艾未未在1997 年的《灰皮書》上已經宣示了的藝術觀: 「將對『潮流』的關注轉變為對個人方式和問題的關注,將對形式的探討轉變為對生存處境、精神價值的探討,藝術才能有所覺悟。」 廖偉棠這篇文化評論於是提供了上好的主題,讓我寫這封家書:對!「先做好人,再做好一個藝術家、政治家、科學家...」。

主席家書

黨內的姐妹兄弟們,大家好!

我的生日在十月,一些校友發起籌辦慶祝晚宴。要求我在下午茶會之後演講,題目是《學術與政治作為志業》。我知道大家希望聽我從政的感想,遂欣然接受。何況題目分明取自德國社會學大師韋伯(Max Weber)的兩篇演說《科學作為志業》和《政治作為志業》,而且後者曾被本地學者用來批判本黨提出的「五區補選、變相公投」,稱之為缺乏「判斷力」、「沒有絲毫切事的責任意識」和「沒有結果的亢奮」。我在演講中致力介紹韋伯演講的歷史背景、理論要點、和演辭與文本的差異,最後帶出韋伯晚年的掙扎和對志業的一套平衡思想。今天就扼要地跟各位分享我這篇演講。

主席家書

各位弟兄姐妹, 大家好﹗

        上月第三週的執行委員會上有人提出我們應當發展一套完整的論述,去介紹本黨的意識形態和對香港願景的期許。無獨有偶地,九月底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接受《成報》訪問時也表示有同樣的需要。他說:「國民黨有『三民主義』,共產黨有『馬列毛主義』,民主黨也需要理論建構,『反對黨要做得似樣,就要做比較理論性的論述,這個論述應該有深度,要立體』。他說,黨內會召開研討會,進一步完善民主黨核心價值的論述,希望明年會有結果。」#1

        香港的政黨真的需要這些論述嗎?

主席家書

各位姐妹弟兄們好﹗

鑒於政治權力有濫用的可能,我們應當多點瞭解權力運用的情況。權力的呈現有三種面貌。第一種是赤裸的面孔,亦即運用手上的資源,例如武力、財富、職位等等去迫誘對方從命。這是最容易看得見但較難持久的權力。第二種是帶了面紗的權力,主要透過消滅對方的參與機會或渠道來控制利益的表達及取得#1。消滅參與的策略之一是針對議會制度、選舉安排、諮詢機制或過程等的設計。政治學稱之為「偏見動員」#2,也就是把某些利益納入決策結構中,並同時把另類利益拒於門外。策略之二可以依賴「議程設定」(亦即什麼可以怎樣討論)的獨佔或主導。靠消滅機會或渠道的權力比較隱蔽,一般民眾除非有切膚之痛的經歷,否則不會有動機或資源去知道。知道以後也可能覺得制度、法規、政策議程等東西難以明白。因此,這種權力當然比迫誘式的權力高明。不過更厲害的是「洗腦」般的權力。那就是透過教育、宣傳、資訊控制等手段去塑造被統治者的意識、思想、和信念#3。其結果可能是杜絕爭取自身利益的動機、促使不公正的利益分配被視為公正、或產生現實無法改變到宿命觀。這三種權力在實際世界是同時共存及互相補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