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分享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感謝大家踴躍出席特別黨員大會,一起為九月立法會選舉籌備第一輪名單。

會後我得到好些黨友的叮囑鼓勵和跟進查詢。我完全感受到黨員的關懷,對立黨至今一起追尋的理想期盼,此時此刻尤為關鍵。就是因為有了大家的參與,我黨更能夠精益求精地投入每一場競賽中。

獲黨員大會推舉出來的黨友實在都值得我們大力支持,就由這一刻開始,大家都要全面準備,公民黨要站得更前、看得更遠、做得細緻、回應得更快而準、是大家的共同承擔。

當權者絕對不會給我們時間慢慢準備的。在所謂「大和解」的口號下,他們早就想好用政治任命的方法,報答方方面面、在明在暗的各種勢力。

主席黨誌

17年前的今日,在華沙新城廣場的一家天主教教堂,Gabi和我在數百位親友見證下結婚。今天,我們在興奮地等待第五名孩子即將到來。我相信大家不會投訴我在黨誌中爲自己慶祝一次吧!特別想跟大家分享ABBA的I Have A Dream。

 

家洛

2012年4月22日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復活節快樂!

不久前我讀到一段佚名文字:

"_v_n though my typ_writ_r’s old, it works w_ll _xc_pt for on_ k_y. I’v_ wish_d many tim_s that it work_d p_rf_ctly. Tru_, th_r_’r_ 42 k_ys that function, but on_ k_y not working mak_s th_ diff_r_nc_."

各位或對這段文字感到困惑,但仍會嘗試理解它的意思。

於我而言,努力邁進正確方向,會比不斷為逆境懊惱更有滿足感。

容許我引用昂山素姬的一句話,『不要害怕暗影,因為光明其實就在不遠的地方。』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沒有任何公式定律和自然規律硬要我們去接受「一國兩制」的敗壞。

對行政長官選舉結果的失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把事情推向絕望的一邊是不對的,與其讓挫敗、自暴自棄的情緒不斷擴散,不如用心用力來呼籲大家要為真正的港人治港做好準備。

為甚麼香港人現在更要投身民主運動?

第一,沒有人有預知未來的本事,謀事在人。

第二,社會狀況是不是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其實要視乎我們自己是不是已經放棄了改革的希望。

第三,絕望的感覺有可能是基於「勝者全取、成王敗寇」的想法,不過這個想法卻不符合實情和經驗。

最重要的是,抗爭運動是制衡專制政權、揭發一切違背自由民主惡行和企圖的有效力量。

即使仍有不少顧慮,為我們好,也為我們的下一代好,我們要相信自己的信念,摒除恐懼。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今天是三月十九日,六年前公民黨宣布成立!

六周年了!

昨天我到城市論壇,與黨友及黨魁,就今屆的行政長官選舉提出我們的觀點。途中遇上一些市民向我表示﹕「你們只識搞亂檔,一事無成。3月25日之後,共產黨上台執政,你們都夠鐘喇,立法會選舉公民黨會玩完喇,你去死算啦!美國佬都要避忌中共,香港今後有好日子過喇!」

我一點也不覺得受到恐嚇。反而我更珍惜和好好享受城市論壇中的自由氣息,全程保持喜悅的心情。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大家看過「鐵娘子」沒有?我看了。我在大學教授英國政治多年,自知不是戴卓爾夫人的思想和作風的追隨者,不過,戲中的一些出自她的金句,還是很值得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It (Politics) used to be about trying to do something. Now it's about trying to be someone.”
「在以前,從政的理由是要嘗試為人民做些事。今天,從政的理由是爭取名氣。」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黨友﹕

大家可有留意到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政界與市民關係疏離,市民對政治生厭、反感。[1]

其中一項調查中,有44%的被訪者不滿政府的表現,表示滿意的只有11%,亦只有19%的被訪者仍然信任政府。

可是,特區政府疲弱的狀態未有為反對的力量帶來好消息。另一項調查就指出,有高達66%的被訪者不支持任何政團。

有說剛落成的新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大樓就是為了我們而「度身訂造」的。那麼,這組外表頗為尊貴的建築到底為何而建?為誰而建?

無論大家的答案是什麼,所謂「門常開」只是個笑話,再偉大也根本未能回應還政於民的期望!添馬的建築明顯是便利一眾官員和議員遠多於便利市民。

在香港,投身政府,愈看愈不像是一種實踐抱負和理想的志業,反而更像是一份待遇和回報都很特殊的工作。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及黨友﹕

上星期德國總統武爾夫在輿論及政治壓力下提早請辭。事緣在2008年10月他向富商朋友的妻子收取了50萬歐元,用來購買物業。

有關消息在政圈留傳了一段日子,武爾夫一直以「私人事務」為由不作詳細回應。後來他向銀行貸款,把向朋友借的錢歸還。直至去年12月,他才向公眾道歉,指他應該早在2010年接受國會推選就職前便公開這筆私人貸款。

他為自己辯護時,指「知道自己沒有觸犯任何法例,但不是每一件他做過的事都是正確的。」

「我樂於接受總統的任命。希望自己五年任期完成後,人民可以判斷我是一個好的、成功的總統。」

在接受一個電視訪問時,正要考慮辭官的武爾夫再一次嘗試為自己的私人貸款辯護,表示「如果這個國家認為無人能夠再向朋友借錢,我就情願不做這個總統了!」

這位德國政客的判斷及自辯,可讓我們探討一些心理學研究中常見的認知偏差。

主席黨誌

各位尊敬的黨員及黨友﹕

唐梁之爭簡直侮辱了香港市民智慧。

2012政改方案証明是失敗的。正如公民黨之前多次重申,即使選舉委員會由800人增加至1200人,都對小圈子的腐敗本質沒有絲毫改變。

今次選舉出現了兩個建制中人對疊,一個是幸福的「富二代」﹔一個是疑似北京長期栽培的「幹部」,兩人的支持者爭相「造王」,熱衷內鬥,刀來劍往,不把民主派的候選人當作真正的對手,而市民則仍然局限在「有得睇無得揀」的初級階段。

可是,當特首選舉已經變質成為反智肥皂劇之際,大家對執政理念和願景提不起興趣。如果要比拼「人品」的話,兩營之間角力所產生的負能量,只令我聯想到中共一黨專制內的派系鬥爭而已,勉強去揀,恐怕只會斷送幸福。

即使梁營的陣勢和民望都領先唐營,這個相對優勢不能掩蓋的一個基本事實是,兩人都是出自同一個統治集團,跟董、曾兩任特首的表現不可切割開來,對香港人的種種不滿和焦慮都必須負上責任。

主席黨誌

尊敬的黨員黨友﹕

大家都知道,愈來愈多雙非母親來港產子對本地醫療服務造成很大挑戰。政府未有監察雙非嬰兒出生的情況及制定配套 措施,以致床位緊張、部份母嬰面對的風險惡化,本地孕婦及港人內地妻子(即「單非」孕婦)的需要得不到照顧,是不負責任的。廣大市民有不安無助的情緒卻感 到申訴無門,久而久之造成兩地矛盾升溫及激化,又叫人怎樣冷靜處理目前問題?

在一個24小時的新聞世界,「主動進取、快速回應」是所有從政人士必需學習的,他們總覺得要把握時機向社會擺出果斷的姿態,所以說話有時要比思考快。問題在於,一些沒有經過深思及討論便即席提出的點子,即使可以達到「搶眼球」的效果,對事情本身其實可能只會愈幫愈忙。

我們想要一個以民為本的政界,還是要忍受那些諉過於人、深化矛盾、不負責任的政客?